头脑大保健与当代成功商业

一日午睡中恍惚听到小区内有人喊:卖大米,卖大米。

无限循环。

乃问老婆,我听到过各种叫卖,可是从未听过到小区卖大米的,请解。

她的解释应证了我的另一个疑问。

老婆说:本城的大部分老头都因为酗酒得了中风,不少瘫痪在家里,行动不便,所以到小区卖米并不奇怪。

难怪我在大街上看到无数次坡脚老头,原来不是坡脚,而是喝酒中风后瘫掉了。

我也见识了当地人是如何喝酒的。

基本上从早上开始,酒精伴随着一天,到了晚上如果来一个宿醉,那是最美妙的了。

人们对酒精的痴迷,一个巨大的商业市场出现了,同时,连带治疗中风的医疗产业,甚至连到小区里卖米的商机都出现了。

一个人类看似小小的成瘾性行为,创造了无数相应的商业。

吸烟,毒品,等等这里生理上的成瘾行为无不创造了巨大的相关商业群。

人们为什么会有这种带有自我毁灭成分的成瘾性行为?

类似喝酒这类的成瘾,说来有趣,竟然是向着自性方向的行为。

因为这种行为可以暂时打破坚固的自我,短暂的体验到一些无我的美妙境地。

在那个境地,人们开始欢笑,开始跳舞,开始说实话,开始表达,开始觉得飘飘欲仙。

自我被酒精等麻醉剂给临时突破了。

像饮酒这种全球性的成瘾行为,其实是在破除“我相”。

只是,这个行为建立在外物上,于是代价就非常高昂:

乃是自己的生命。

可人们仍旧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那片刻的无我状态,可见人们的潜意识是多么想回归自性啊。

现代社会,又多了另外一类成瘾行为,它的方向是完全和回归自性相反的。

我称之为“头脑大保健”。

几年前我忽然发现我每天养成了必须看新闻的习惯,后来发展到,一旦有时间空隙,就要去浏览各种新闻网站,一遍一遍的刷。

就这样,我可以一直刷下去。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就开始试图戒除看新闻,结果吓我一跳,简直就像吸毒了一样,非常难以戒掉。

后来发现大街上如我一样端着手机刷刷刷的人们大多也和我是一种上瘾。

我们是对什么上瘾?

我们对思考极度上瘾。

这是一种我们很容易忽视的上瘾,我们的大脑不希望停下来,需要不断的“吃东西”,不管是什么,只要是一些信息,可以让大脑有事可干的,就不断的要。

这种大脑上瘾再加上欲望,哇,现代的成功商业模式就出现了。

只要一个产品或服务,可以让消费者形成隐形依赖,或成瘾,那么就是一个巨大成功的买卖。

正常的购物和娱乐,无可厚非,你说你买米,买日常用品,简单的娱乐,都再正常不过。

但现代,不得不承认,出现了大量购物和娱乐失控,并且商业上人们期待这种失控,因为这样可以造就巨大的商机。

于是,整体这类商业大获成功,同时带动风向,用浑身解数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成瘾,失控。

这种失控,就是大脑的失控。

大脑的失控就像牛顿物理学里的惯性,这东西如果有力不断的推动它,它的加速度就越快,也就越发难以停下来。

稍微停下来就会让人浑身难受,一难受,就要用其他方式解决这个痛,于是酒精这类麻醉性成瘾又出现了。

人们就是在要么疯狂满足大脑要求,要么疯狂麻醉大脑要求的两个极端状态里。

人们常说,平静是最美好的,所有人都追求。

可是,人们恰恰无法活在平静中,人们如果处在平静中,会生出恐惧和痛苦。

我个人曾经就是这样,甚至现在也还有巨大的惯性,这就是所谓的“习性”。

人越活越油腻,就是沾染了太多习性。

现代商业,在里面扮演了重要角色。

我们的大脑被训练的越来越强大,越来越饥渴。

大脑这个工具创造出史无前例的先进工具,让自己更加成为一切的主宰,让自己一刻不能放松,一刻不能停下。

一个例子。

冰镇甜气体饮料。

这简直是一个逆天的存在,一个全人类都无法抵抗的完美产品。

这东西,可以让你第一秒就有“爽”的感觉,一个是甜,一个是凉。

有些饮料里面还有咖啡因,可以瞬间让你感觉兴奋。

可谁都知道,长时间喝冰饮料的后果。

这东西太容易让人们喝了再喝。

而一杯白开水呢?

有人对白开水上瘾吗?

一杯白开水,第一秒不会让你有任何爽的感觉,里面没有任何味道可以刺激你,也没有什么东西给你提神,什么都没有,空白的感觉。

可是你知道,在夏天,一杯温热的开水对一个人有多大的好处吗?

都是饮品,一个瞬时给你“幸福”,一个没有任何味道,而结果也大相径庭。

后来我慢慢发现一个相似性。

凡是一个东西,能极快的给你爽快感,幸福感,那么一般在长线上都会让你悲剧。

比如说长跑,很多人对长跑也上瘾,每天要是不去跑步就难受。

但长跑这东西,在开始的时候绝对不能给你爽感,跑者只是在相对靠后的时候,幸福感才出现。

所以,要是一个东西太快就给你幸福感,也许要考虑考虑,这个东西的代价值不值。

现在我有点理解,为什么本国的老祖宗那么不待见商人了。

在三教九流里面,商人的地位可不高。

我提到过很多次的管仲,在做齐国总理之前就是一个商人,而且是一个极为精明的奸商。

他的玩法是什么呢?

管仲智商太高,他的玩法基本上也是几千年后我们还在玩的商业模式。

我管这个叫“商业构建的真实”。

商业构建的真实

我们先看看管仲当时做的是什么事。

管仲特别逗,他脑子里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方法。刚当齐国总理的时候是开国家大妓院,当他刚刚从商的时候他干嘛呢?

他的生死之交是鲍叔牙,其实这个生意是鲍叔牙开的,很简单,就是一个小饭店。

饭店里面有卖鸡蛋,他为了卖出更多的鸡蛋,同时还要卖的更贵。

管仲在鸡蛋上雕花纹。

这在当时可是一个创举,一下子非常成功,很多人都开始高价买管仲的雕花鸡蛋。

本来一个鸡蛋嘛,就算让梵高到上面画画,那也是个鸡蛋,也是被吃掉,可是价格一下子被哄抬上去。

如果人们久而久之吃雕花鸡蛋吃习惯了,那么商人就成功了。

这个和当代商业干的事一模一样。

当代商业,通过海量的广告给消费者洗脑,给消费者建立一个商人们构建出来的“真实世界”。

好比现在电视上数不清的各种综艺节目。

为什么有这么多综艺节目呢?

因为后面有无数个商业大亨,他们在综艺节目上投放自家的广告。

广告是什么,就是刺激人们的消费欲望。

现在的综艺节目也很有趣,如果你去掉了那些节目的后期制作,那还能看吗?

就好比一盘菜,吃的基本上就是作料,而里面的菜肴其实非常一般般。

所以强大的商业和相配套的科技,包装出一个新的“真实”。

我们的大脑被训练成说,这些才是好的,后期的样子才是美的,作料才是好吃的,美颜才是正常。

而我们平时的真实生活呢?不可能是被包装出来的样子,于是被洗脑的消费者觉得有落差,为了弥补这些落差,就要像那“后期”做出来的生活看齐,于是各种买买买就出现了。

管仲做的就是刺激消费,和现代商业都是一回事。

这东西看上去合情合理,比如创造就业,搞活了经济,但是也有他的阴暗面。

一,创造了大量泡沫。

二,无形中给地球增加里巨大压力。

这个东西一旦拿捏不好,就会出现一个雪崩效应。

管仲当年搞这些鸡贼的东西,结果买卖最后还是失败了。

你说管仲这么聪明,商业手段这么厉害,怎么可能商业失败了呢?

他还就是失败了,而且失败的很彻底。本来鲍叔牙还有点钱,这下弄的,两个人成为了赤贫,最后不得不去当雇佣兵卖命去了。

最后管仲在上台以后,通过这些失败学习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

搞商业没有问题,但必须走一个路:

中道。

说白了就是要谨慎的控制在一个度内,绝对不能使之失控。

中道这个词太重要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好似是来自佛法系统。

什么是中道?

非左,非右是也。

佛陀在求道的路上都走了好几年弯路,那就是没有走中道。

他出家后,成为了一个苦修僧人,最后就是不吃饭,不睡觉。

结果呢,佛陀差点饿死。

最后他反思,放弃了这种极端的修行方法,回到了中道。

但问题是,商业这个东西的本质绝不是中道。商业很简单,就是用尽一切办法,把利益最大化,不断追求更多。

这个是中道吗?

这个是蝗虫啊。

书的开头地球为什么说很痛很受伤,不就是商业已经失控,人类的欲望被商业无限扩大,带给地球巨大的压力吗?

所以你看后来的管仲,俨然一个中道大师,所有事情都是有左有右,这样,就是所谓可持续发展。

但是,本作者对这个事还是不太看好。

不管是怎么发展,只要是发展,地球的压力就会变大,这个没得改变。

现在世界做的一切,都是围绕让商业把人类欲望调动到极限展开。

一切做的很方便,急速支付,急速运输,周到服务,无所不在的广告。

我们现在基本上就活在这么一个世界里吧,可能已经觉得这是理所应当。

有没有人来问问,这个东西真的好吗?

我们自己有停下来问一问自己,这的要这样吗?这样真的幸福吗?

过度的商业不可避免的利用人性的弱点和容易失控的部分赢取利润,而到了现代,当财务报表这个东西出现之后,这一趋势就越发逆天了。

我人生里也有一个巨大的上瘾的东西,让我一个本来纯宅男也误打误撞第一次体验了一次商业。

让我上瘾的东西是游戏。

2014年那会,我对两个游戏产生了不可抗拒的强大上瘾,以至于,当时的我可以什么都不做,连续几周都呆在家里玩同样一款游戏,从早到晚,不间断。

一个是KSP,中文名是“坎巴拉太空计划”,另一个是“异星工场”。

都是模拟类游戏,一个是模拟真实物理的太空飞行,一个是模拟机械臂和传送带组成的自动工场。

玩了这两个游戏后,我就不可抑制的要做自己的游戏。

当时的想法就是把这两个我最喜欢的游戏融为一体,再把其中我不满意的地方补足,就是这么简单的想法。

在拍摄完“醒来吧,宝贝”之后,我想,也许我的下一个作品可以是一个游戏。

那时,国外的游戏电影化斯通见惯,我觉得,这离我并不遥远。

为了可以发挥出我的长处,也就是一个贪爱文字的编剧,我甚至在什么都没做之前就规划好了一个电影三部曲,并且把第一部的电影剧本写好了。

一个丰富的世界观被创造出来。

随后,我把对《金刚经》的喜爱也带到了游戏里。

所以名字直接叫“幻”。

三部曲下来,希望让玩家通过玩一个游戏可以意识到我们正在游戏中。

当时希望可以把“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给表现出来。

可是我想多了。

幻,至少到现在为止,是我生命里最大的一个失败。

这是一个巨大的反面教材。

可以告诉读者,什么叫做“想多了”。

失败的原因到不是游戏没做出来,做倒是做出来了,虽然没做出计划的百分之一,但至少出来了。

失败的最大原因就是我个人。

错误一,也是最大的错误:

住相布施。

《金刚经》里对我这种住相布施的人早就给出了结论,就是一定悲剧。

想了一大堆和游戏本身不相关的东西,没有纯粹到就是游戏本身乐趣上,那么这种画蛇添足的初心必然会悲剧。

在游戏的制作过程中,也是主动和被动的做了太多和游戏本身关系不那么紧密的华而不实的东西。

我虽然写这本书,动辄就吐槽“人类”,但我是通过自己的习性和失败看到的人类的问题。

想太多,不够纯粹。

第二个错误:

焦虑症患者不该去选择创业,应该选择回家躺在床上休息。

其实在做游戏之前,基本上焦虑症已经大好了,几乎已经灭绝了。

可是在做游戏的头一年,几乎每天12小时的连续奋战,最后融资成功的时候,反而身体垮了。

那时爆发的极度严重的焦虑症,去了好几次医院后,我专门跑到青岛一个人休息了一个月才缓过来。

回来之后基本就不干去放开工作了,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家中休息,生怕病情爆发。

在这里我体验了,创业的第一要素不是别的,是有一个极好的身体。

而创业的过程,不光是我,大部分员工都在超负荷工作。后面我感觉,这不是什么工作,这是在玩命。

第三个错误:

低估了游戏的复杂以及对商业的0经验。

其实游戏复杂也好,商业的没经验也罢,这些存在我是大概有心理预判,可是悲哀的是,一直没有找到合伙人。

我的最大的兴趣是创作,可是创办公司以来,自己80%的时间用来做和创造完全无关的事情。

第四个错误:

过于依赖大厂。

这个其实是经验不足。

第五个错误:

过度曝光,得罪同行。

第六个错误:

忽视发行。

这个书里不想占用太多篇幅来说幻,我也许会写另外一本书来专门回头看这个事,也许叫“关于phantom的一切”。

那书中大部分会是从最开始到现在的图像和影响资料,文字不会太多,让玩家和同业者自己去判断。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游戏还会继续,但那个时刻是需要我的心能回到心的位置。

因为幻的极大的失败,让我有这一个机会好好自省,好好反思。

这本书的一大成因就是因为幻的失误。

幻的失误让我看到自己的心在那几年已经飘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脑袋上躁动的火焰,必须回归,需要好好的静下来看看自己。

我不懂商,不擅长商。

经历过一次商后,有一种感觉。

现代的商业以成功利用人性之弱来谋取暴利,无论是商业本身的泡沫还是催生的更多更大欲望上的泡沫,这东西会不会有一天破掉呢?

或者因为人们欲望史无前例的增长,而有一系列连锁反应呢?

如果有,这个后果由谁来承担呢?

这就回到了本书开头灭霸的痛苦了。

人类的人口越来越多,假设在100亿左右的时候达到顶峰,不再增长。

而人类在商业的刺激下,胃口大开,欲望爆棚,人们需要更多,更好,更快,更刺激。

那么,地球就会为此买单。

老百姓会为此买单。

如果把这个过程推向一个极致,会是什么结果呢?

地球不堪重负,全面崩溃,自然生态崩溃,金融崩溃,人心崩溃。

我不认为,某个伟大的新科技可以救人类,相反,某个伟大的新科技到可以加速这个过程。

现代的商业不正是在将这一过程推向极致吗?

幻这个游戏的背景就是,人类因为“财务报表”而毁灭了,不是什么核战争,不是人工智能,不是大瘟疫,而只是简单的欲望的失控。

人口不会无限增长,那么欲望呢?

成功的商业是什么样的商业?

不断增长的。

在现代,一个商业未必非要多么盈利,主要成功与否在于是否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商业就在于不断增长。

就算人类的不会无限增长,可是在商业的本质的驱动下,人类的欲望也会被无限增长。

我们看看个人,欲望有哪些连锁反应。

要更多,我就需要挣得更多。

要挣得更多,我就需要更努力,或者找到可以挣更多的方法。

更努力会让身体压力更大,消耗更大,生病的几率更大。

要找到更好的方法,一些非常方法就会出现,欺骗性的,赌博性的,非正常的方法就会诞生。这种方法必然伤害自己和伤害到他人。同时你要为此付出平安的心境,你会为此不断算计,不断防御,不断筹划。

日渐虚弱的自己,加之日渐疯狂的大脑,被伤害的自我。

这能称之为快乐吗?

这样一个自我,为了获得快乐,就需要更多的外物为自己服务,更好的医疗,更多的慰借,更多的娱乐来转移自己痛苦灵魂的痛感。

如此一来,也正中商业的下怀。

这样由一个自我不断散射出去,超级城市产生了,无尽的垃圾,被污染的空气,满怀敌意的人群,相互伤害的社交,等等等等就此出现,而且在不断疯狂增长。

商业,就是欲望的放大器,他依赖人类不断膨胀的欲望而生。

我写书所在这个小城市让我对什么是快乐和幸福有了一个亲身的体验。

这个小城只有不到五十万人口,我徒步从市中心可以轻松的走到城市的边界。

徒步到机场,徒步到火车站,徒步去大学。

徒步可以在几个小时内把整个城市拿下。

就是这么小。

这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城市,没有什么特别的景点,城市建设也中规中矩,就是一个中庸到不能再中庸的城市。

但如果老子穿越过来,估计他至少不会讨厌这个小城,反而有可能住下来。

原因很简单,太舒服,太幸福,太开心。

首先,人们的生活代价要比大城市小的多,物价基本上是北京的三分之一,如果算上房价的话,那么可能是五分之一甚至到之分之一。

这里的小区很有趣,基本上大部分小区都挺大,不是因为房子多,而是小区里面都可以种地。

每家每户门前都有那么一小片地,人们种了各种蔬菜,什么辣椒,西红柿,土豆,香菜,茄子,黄瓜应有尽有。

因为种菜的非常普遍,你会看到满大街各种买菜的人,很多不认识的野菜,蘑菇,水果,非常新鲜和便宜,大部分都是自己种的。

吃,很简单的就解决了。

住,那叫一个便宜,这个我都不好意思和北京比,基本上是北京房价的十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

小区楼之间的空间非常大,不像大城市,楼挨着楼。

住解决了,行呢?

反正我是靠走,后来为了去更远的郊区,买了一个永久自行车,花了三百。

有了自行车之后,就逆天了,都不知道该去哪了。

这城市还有高铁,去北京也很方便。

生活在这里,成本极低。

那么这里的环境呢?

青山绿水环绕,尤其我去老婆在乡下的老家,那一路才是震撼。

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绿色,也没呼吸过如此干净的空气。

这种自然的景象很神奇,可以让人的心情无限的舒展,谈不上什么兴奋,只是舒服。

这个城市里的人们,缓慢,仇恨值很低,欲望很低,因为本来这个城市也没什么东西,你就算再也有钱,也还是没什么东西。

唯独有的,就是青山绿水,以及不知道该干嘛的大把时间。

也许未来中国最可宝贵的不是那些超级大城市,而是这些中庸的被绿色环绕的超级小城市,是那些绿色的延绵的山脉。

老婆的不少朋友在这个城市生活,早上10点上班,下午4点下班。

虽然挣得比北京少很多,可是足够在这里逍遥。

吃的好,住的好,环境好,心情好,压力小。

这好像是幸福吧?

Less is happiness

More is pain

而商业就是more and more。

古人不重商也许是很有道理的。

商的失控,灭霸就会出现。

电影里灭霸是一个超人,但现实中,灭霸可能就是巨大的灾难。

我说宇宙是根本不会不平衡的,因为宇宙有一个非常强大自我找平功能。

恐龙忽然在地球上消失,不管他是怎么消失的,原因只有一个:

太过强大,没有节制。

在小城的几个月的生活让我实际体验到了空无,无为的中道的真实滋味。

现在想想要返回被填满的北京继续吸霾很是不情愿。

说异星工厂这个游戏,我觉得是一个最好的“警世”游戏。

这个游戏把商业毁灭世界的过程给视觉化出来了。

游戏里,玩家是一个迫降到无名外星球的人类。

通过采矿,搭建传送带和机械臂组成的自动工厂,可以创造出各种产品。

在游戏里最有趣的是,如果你需要一个更高级的产品,就要连带的消耗巨量的资源,同时为了一个产品的升级而铺设巨大的新生产线。

而这样一级一级的高上去,玩家就会不自主的无限扩大自己的自动流水线,不断采集更多的资源,创造更多的能源来维持这个不断扩大的需求。

这个游戏基本上你一上手就没办法停下来,如果吃喝可以不需要,我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呆在电脑面前。

为什么?这个游戏的画面绝对不是买点,一个普通的2D平面游戏,没有任何剧情,没有对话,有的只是一个简单的生产逻辑。

每个产品的需求都环环相扣,为了满足一种高级产品,可能会出现各种问题,玩家就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让高级产品大量的输出,就会自动的不断忙活。

更有意思的地方是,当玩家开始大量消耗资源的时候,你也开始破坏生态。

比如更多的发电厂,更多的工厂,更多矿场,更多的伐木,更多的生产线以及运输等等等等,都在破坏生态。

随着生态被破坏,游戏里面有一种土著外星生物就会出现攻击玩家。

玩家建造的越多,生态就越坏,生态越坏,越多的外星生物会攻击玩家,而为了抵御被攻击就要建造越多的战争和防御设备,为了建造战争和防御设备,就要更加将一切建造的更多。

如此,一个死循环。

最后基本上玩家会死于外星生物的攻击。

这个游戏完美的展现了现代商业社会和这个现代地球所面临的遭遇。

我们每一个人要更多的时候,对整个地球是一个连锁反应,而商业又无限度的助推这一连锁反应。

游戏里面是什么让玩家感到超级爽呢?

不是打怪物,而是解决问题以及解决问题后看到自己产量的飙升。

这才是让玩家爽的点。

这完全是一个为了满足大脑的游戏,所以他的成瘾性就非常高,作为一个游戏来讲,异常的成功和出色。

他把我们大脑的运作模式清楚的让每个玩家体验到了。

我们的大脑的主要职责:

解决问题。

但解决问题,首先要创造问题。

说的大白话就是,大脑必须要有事可做,最好是非常有挑战,非常逻辑,连续不断的挑战,让大脑不断的运转。

再有,大脑的天然属性就是要更多。

要更多就是,大脑没有“知足”这个属性,知足对于大脑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自足意味着,可以停止了,不制造新的问题也没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

知足意味着大脑可以放松了。

可是大脑绝对不能接受自己放松,他必须时刻要有足够的存在感。

我在,我强,我更多。

这是大脑的潜台词。

说了这么半天,最后依然落到了是内在。

失控的,表面看起来是商业,实则是我们的大脑。

现在,也许我们能明白一点,为什么古人倡导“恬淡虚无”的生活了。

恬淡虚无,就是大脑的安静,这种生活不再需要更多,一切的注意力都转向了内部。

当人们不再需要更多,地球就会恢复生机,人这个个体也会恢复生机,绵长的幸福感,满足感就会出现。

古人的生活方式是一种对自我和自然界都有益的生活方式。

正好今天在写的时候知道一个新闻,我们所在的吉林省出现了大规模的婴儿假疫苗事件,我们的小黄豆也不知道中枪了没有。

人类因为自己无法控制的头脑和无法控制的欲望,正在不自觉的残害自己,这种自我毁灭倾向也许会在某一个时间点集中爆发出来,到时受苦的依旧是我们。

失控的商业也许会害死人类,但我们该怎么改变呢?

是要去和商业为敌吗?

如果你强烈的反对一个事情,不但这个事情不会消灭,反而会因为你的力量而增长。

你越憎恨的东西,你越会助长他。

商业本身是无辜的,我们每个人的思维模式是幕后的boss。

而,我们整个地球人都享有同样一个需要时刻做大保健的大脑和潜意识,我们每个人都逃不了干系,我们每个人都要为此负责,绝不能说只是那些黑心商人的问题。

好比,反战,那么战争会越来越多。

但如果平息自己的内在的战斗,世界将会迎来平静安宁。

那么,我们到底如何降服自己狂乱的大脑呢?

地球上曾有一个人为这个问题作出了终极的回答。

这个老师是佛陀,回答的这个问题写在《金刚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