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性画个图

来打几个比方。

自性就像水,不是那个你能看到的水,
而是H2O这个形而上的水。

只要你喜欢,水可以变成任意形状。
装在杯子里就是杯子的形状。
装在碗里就是碗的形状。
装在血管里就是血管的形状。

可水本身到底是什么形状?
她本身没有任何形状,但同时又可以成为任何形状。
这就是自性,你根本肉眼看不到自性,可是你看到的一切又都是自性之显现,包括你自己。

自性可以无限小,亦可无限大。
可以因热量而蒸发成气(无形),
又可因寒冷凝结成冰(有形),
亦可在不冷不热时成为液体流淌。

在桑拿房里,你拿着一桶冷水浇在了滚烫的石头上。哗啦一下子,冷水变成了水蒸气,整个桑拿房中就如此充满了看不到的温暖的水气。

想像着,这个桑拿房无限大,这团温热的水气如大雾般弥漫在所知和未知的一切地方。

温暖,平静,没有形象,但又并非空无,好似静止,又似在不停变化和运动。
我们无法分辨出内外,并不能把握大小,是非,
没有时间可以让他流逝,也没有空间可以包容他。

你可以感受到温热,也可以感受到寒冷,
里面似乎包含了一切,但又不停留在任何一点。

就是这样一团无边之水气,勉强类似我们的“自性”。

再说一个更容易理解的例子:
拿出你的手,玩一个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你就知道什么是自性了。

石头,剪刀,布,都不是自性,
但又都是自性。
自性就是这个可以不断变化的手,他的特点是不断变化,并不会停在某一个形状。

这些水气里面并非空无一物和一团死寂,
这里面有很多凝结的水滴,这些水滴时而聚合,时而消散。
水滴是有形的,但仍然形状并不明朗。
更有趣的是,当你注意观察他们时,
他们才会存在,当你不去观察他们时,他们就淹灭了。

同时,一个水滴可以呈现的所有形状的可能性在大雾中同时存在。
你可以这样理解,
在你的脑海中,石头,剪刀,布,以及他们的各种组合,
同时出现在你的视野里。

所以并不需要有时间让他们演化,因为所有的一切已经在这里了。
当观察者倾向于观察到什么时,那固定的组合就会出现。

这些似有形而无形的水滴因为冷气还会继续凝结,
他们会凝结成类似冰块的实体,
这些实体的形状非常确定和明确。
同时,他们并非一成不变,冰块也会不断变化
同样,所有可能性会同时存在于大雾中。

自性,你只能想象,不能确定。
有一个固定形态的,可以用逻辑理解的都不是她。
最好理解她的方法是放弃理解而去感知。

那么自性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个H2O到底什么样子!

我非要看她的样子!
-假设小黄豆哭着喊着这样问我,我该如何作答?

我答不出,可是中国老祖先用非常优雅和异常简单的方式描画出了自性的样子,以及自性所产生世界的过程,乃至整个世界的样子。

我在这里用自己的方式把古人的描述释放出来。

先看看我们祖先是如何描画水的。

上图是甲骨文的水,很明显,一个流淌的波纹。
我把她再简化一下。

我在纸上画了一个震动波纹的片段,请想象着这个波纹没有开始没有结束,并且不是静止的,她像海浪一样一刻不停的在震动。

自性就是一个(这一个亦是无数个)不断震动的波纹。
所以还是老祖宗画的更贴切。

如果这时进入了一个人的视角,那么,人会开始试图区分。

这个人也许把上面的波纹叫做阳,把下面的波纹叫做阴。

我们在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阴阳好似是相对的,但实际上,
他们又完全是一个。
他们不仅是相连的,而且是互化的。

这就是自性。

等等!原来自性就是个看不见也摸不着的波纹?

呃,这只是一个比喻,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但请千万不要认为自性就是这个波纹。人类的语言有很大的局限去描述自性。

那,人性在哪呢?不是说把人性去掉,这个波才出现了吗?

继续上图,在这里我要说一下为什么我动不动就要上图。
去掉人性的人类们很喜欢非线性思维,非逻辑思维。

我们老祖先的源头这是这么一群人(我们竟然是毁灭者联盟的后裔),非常喜欢用图思考,用图说事。

你不见,中国文字是象形文字,起初就是图。

中国河图洛书,图。

在此基础上衍生的阴阳,图。

再来,在阴阳上衍生的八卦,五行,全是图。

难道没人问过,我们老祖先为什么那么喜欢图呢?

图有太多好处,可以突破语言,地域,民族等等的壁垒。

千言万语也比不上一张图。

这是老祖宗的智慧,我在这里盗用一下老祖宗的智慧,同时也是
要带着大家体验一下“非人性”思考的滋味。

好了,再回到刚才的问题:
人性在哪里?

人性在哪里

上图那一个一个鼓起来的半圆就是人性,你可以看作相互隔离的你,我,他。

可是上面刚刚说了自性的样子,这个人性怎么看起来那么奇怪?他跟自性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上图仍然是自性的图。

这样也许大家就了然了,这个比喻是:
人性是孤岛,自性是海洋。

人性就是被“线条”遮住的孤岛,人性本身是自性的一部分。
所以,“人性灭绝计划”实则更准确的表达是“人性升级计划”,
或更精确一点:
“自性回归计划”。

之所以写成“人性灭绝计划”只因为这个标题更吸引人,没错,我做了一回标题党。

所以“毁灭者联盟”更确切的名字是:
“回归者联盟”。

这就是人性和自性的关系图了。不仅人性是自性的一部分,整个可见的有形世界也只是自性的一部分。

没错,我说的是整个世界,整个宇宙。

里面的一切的一切。

世界很有趣,其实世界仍然还是自性的样子,只是需要看,是谁在看世界。

上图左半部分是我们熟悉的是非分明的物质世界,割裂的,如孤岛般的世界,那只是因为我们凡人的视角非常有限,只看到了世界的很小的部分就以为是全部。

图片右半部分则是实相,那些是非,阴阳,你我,实则完全是一体,相互贯穿,相互转化。

“是”,在某时就转化成了“非”,“是”在某人眼中就是“非”,“你”在某时就是“我”,“阴”和“阳”本是一气,只是为了方便,而冠上一个假名。

我们的祖先用一句话就把这些说完了,无比优雅而简洁。

老子描述世界的样子,以及生成的过程: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这一过程不需要第二张图,都是图一。

当没有视角存在的时候,就是道,本无阴阳,本无是非,本无妳我。
当视角出现时,道被分成了世界最基本的组成,阴阳,阴阳代表了这个世界的最基础,对立的。

这就是“道生一,一生二”。

我斗胆修改一下:道是一,一是阴阳。

“二生三,三生万物”是一句话,意思是:
在阴阳和是非被区分开来后,他们之间的阴阳互动,是非攻伐,你我之间,就产生了整个世界,从小到大,从远到近。

从看不到的量子,到亿万光年远的星辰,从你的念头,到你浑身流淌的血液,都是从这一个阴阳的区分开始不断分裂开来而创建。

世界创建的部分,我们祖先同样有精彩万分的描述

因为一个阴中又可以分出阴和阳,一个阳中也可以再分一出一个阴阳。

就好比一个右翼团体里的人们,又可以分出,那些偏右,那些偏左
男人里面,那些偏女性,那些偏男性。

等等
这里正又体现了,自性这个波纹可以无限切割,亦可以无限扩大。

我们祖先把这个过程用非常简单而形象的画面描述出来:

这就是所谓“二生三,三生万物”

我又斗胆改一下,“阴阳互动是万物”。

近代的物理学家称之为“BIG BANG”。
但我觉得古人的描述方法更优雅,更简洁,更全面,更智慧,更诗意。

我制作的一个拙劣的动图,也许大家可以从中“看到”古人心中抽象的宇宙。

BIG BANG有一个问题,
这里有一个时间向度,好似世界是从某一时刻爆发分裂出来,
但我们的自性世界并非如此。

如我前面所说,一切可能性同时存在于自性当中,并无时间这个概念。
所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千万不要理解成是一个线性的方向,她是没有方向,一直存在在这里的。
被理解成为线性的,只是我们视角的局限而已。

这些我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
画了这么多图,还把老祖先搬出来,
小黄豆应该比之前更明白一点了,
其实,理解起来一点都不困难,
甚至是极为简单。

但这里,小黄豆又发问了:
如果世界本是一个自性的震动,那个奇怪的视角是从哪里来的?

是什么让我们觉得,我就是我,你就是你,是就是是,非就是非。

我完全不认为我和面前这个木头桌子是一体,我觉得完全就是胡扯。

这图中是什么障碍了我们不能看到波纹的连结部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