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是什么

要知道健康是什么,就要知道生命是怎么回事。

我们本身就是生命,我们所处的环境也尽是生命,我们认识任何问题,最好的入手方法不是别的,就是自己,以及自己所在的最熟悉的环境。

但现在的人们往往极度忽略自己的感觉,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别人的感觉上,别人喜欢什么样的,自己就试图活出什么样子。

而过多的干扰和工具,也让我们远离自己和自己的感觉。

是故圣人一言解之,上察于天,下察于地。-《管子》

古人善于观察我们的周遭,天,地,自身。而我们现在,善察于手机。

要知道生命和健康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心沉静下来,好好的感觉自己。

我们是太阳系里,地月系中,地球上的生物。这个很重要,我们要知道我们是在一个围绕着太阳旋转的星球上的生物。

现在住在钢筋水泥森林中的人们逐渐已经感受不到太阳,感受不到山川,举目四望都是人造物,脑袋里也填满了人造观念。在这种状态下是很难理解古人对生命的态度和对健康美妙而简单的描述了。

古人的心安静,就善于观察,善于感觉。

古人认为,我们这个人,是活在天地中的一部分,也受天地的滋养,和天地不可分割。所以天地的运行,对我们有巨大影响。不仅如此,天地系统的规律,必然也是我们人体内部运行的的规律,天地人,里外,大小系统应该是高度协调和一致的。

世界中的全息现象就是这样,一个个人生命的小系统可以影射一个宇宙运行的大系统,他们高度相似又高度互动。

什么条件会有生命?

当有流动水的时候。

什么情况下有流动水,就是温度适宜,什么时候温度适宜?

就是地球与太阳的距离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离太阳太近了,水变成蒸汽,被挥发出大气,死。离太阳太远了,水结冰,死。

生命就是在不过,也不及的时候,有流动水存在的时候,出现了。

既然生命出现了,那么什么样的生命是健康的?

常常在春天的生命是健康和舒服的。

地球有四季,生命状态也有四季,是完全相对应的。

而最健康的,最舒服的,最有生机的季节就是春季。所以人如何能时常保持在春季的状态就是健康的。

冬季,水结冰,大部分生物不是死去就是睡去。

夏季,太阳高悬,温度太热,有时很干燥。因为有大量被蒸发的水汽,有时有很潮湿。

秋季,万物开始凋零,弥漫着一种和生命相反的气息。

唯有春季,万物复苏,不太热,也不太冷。冬季的冰川开始融化成河,大量流动的水出现。

春季才是生命的季节,是温热,阳气稍微胜于阴气的状态。

人如果能维持在阳气微胜于阴气的状态,就是健康,体液充盈,经脉通畅,不干燥也不潮湿。且有一股生命向上的动力。

我们如此很简单就知道什么是健康了,春季。

那么我们看看现代人,或者生病的人是处在哪个季节,我们就知道医治的方向了。

现代人生活的一大特点或者趋势是:寒冷。

我们住有空调,食有冰箱,冷饮,冰镇啤酒,平日衣服穿的越来越少。

而治病的西药往往是寒凉性质的。

平日的工作和娱乐以极大的消耗生命能量为主,本来工作压力极大,经常加班,加班后又用手机,游戏,娱乐等等来解压。这些无一不是在放电,而不是充电。

实在感觉盯不住了,就咖啡或者能量饮料伺候,把剩下的那一点生命能量也尽快的消耗掉。

晚上睡前满脑子事,无法入睡,或睡眠质量低下。

唯一充电的时刻也被严重削弱了。

现代人的趋势或现在的状态就是明显的冬季。

现在人们的身体状态基本就是上图。

太阳(生命能量),被物质上的寒冷(各种冷饮,空调等等)和心灵上的寒冷(众多杂念和过度的娱乐和信息)所遮蔽。

也就是一个一直处在阴天状态下的冬日。

在这样的天气下,树木,生命就枯萎。更可怕的是,水,结冰了。

水一旦结冰,能量一旦向物质的方向发展,那么就要真的悲剧了。

张仲景也许是中国最伟大的医生,他可以治疗大部分的疾病,但是,当你的身体寒冷到开始结冰的时候,他也没办法了。

所谓的结冰,用他的话就是:

阴实则死。

现代的话就是:癌症。

阴实就是寒冷到一定程度,已经开始在内脏中凝结成“实”了,也就是出现了肿瘤,那到这一步就非常危险了。就是张仲景在世,也难办。

大家可以看到,当能量震频越大,越密集的时候,就越容易形成“实体”话,越是实体的,越不流动,越坚硬,那就是死亡的趋势。

生命是在下面的,是软弱的,是疏松的,是有温度的。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道德经》

老子就说:你们看,凡是活的东西都柔软,凡是死的东西都硬邦邦的。

柔弱不仅必胜刚强,柔弱还是生命的代表,刚强则是死亡的趋势。

当你再见到一个格外刚强的人,也许你就没那么羡慕了。你再看到一个柔弱的人,也许不会心生鄙夷了。

这也是方向的问题,只要方向对了,生命就对了。

那么,我们知道了什么是健康,什么是现代人的季节,那么治疗的话,就非常简单了。

一句话:

拨云见日。

只要我们把遮挡住太阳的,盘恒不去的乌云散掉,让太阳光再次照到大地上,万物不就复苏了吗,被冰冻的液体不就恢复流动了吗?

如何才能拨云见日?

很简单:

恬淡虚无。

什么是恬淡虚无,就是让头脑里那些杂念,那些过度的信息,娱乐,统统散去,保持一个云淡风轻,微量欲望的状态,那些乌云自然就没有了。

心中的改变是首要的,随后,改变生活习性。

也就是把那些寒冷的东西从生命里尽可能的赶走,不吃或少吃冷饮,不开或少开空调,有一些适度运动,生病了不要动不动就去打点滴或者吃抗生素。减少或避免咖啡和能量饮料。

改变生活习性后,如果你还能依照这地球的作息来作息那就是锦上添花。

比如,上午日光充足的时候多工作,晚上不要熬夜,尽量早入睡。

比如,夏天就可以多出些汗,不要让冷气给憋住,多运动。冬天就减少生命消耗,减少运动。

所以,先改变心的模式,再改变习性,最后再合著天地运行的规律生活,那么你怎么会生病呢?

吃药求医那已经是迫不得已了,那是最差最差了。

我们老祖宗对这个系统太了解了,他们很早很早就写了一本著作,叫

《黄帝内经》

它就是中医的核心理论或者核心方向。

首先就是把生命的方向弄清楚,其他都是次要的。

中医的核心其实是生命,以及如何保持在健康状态的活法。至于怎么治病,开什么药,那些完全是中医的不得已,以及中医的技术部分了。在我看来,中医的精华完全不在那些技术层面,只在它的方向。

中医给出的生活的方式和艺术。

既然有很简单的不生病的方法,为什么还非要去吃药看病呢?

如果说《黄帝内经》的精华,用一句话来概括,我想应是

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黄帝内经》

这句话道出了健康的最本质,以及如何保持健康的最核心的方法。

我们来看一下。

这句话是因果条件的,即是,恬淡虚无导致真气从之,精神内守导致病安从来。

读者们已经可以自己翻译了,仍然不是通过逻辑,而是通过图和自己的感受。

恬淡虚无即是一个向着自性方向的活法,是少欲的,安宁的,空无的。同样,精神内守也是一样。

那么如此的生活会直接导致,“真气从之”。

这是为什么呢?什么又是真气呢?

我们只要再回忆一下刚才的“拨云见日”就明白了。

恬淡虚无的活法就是深入自性的方向,因为没有那些浮动的杂念,欲望,概念,冷气(那些漂浮的乌云)那么自性的光芒就会显现,这自性的光芒照射在我们的身体上就是所谓的真气,真气从之就是自性之光的能量通过经络贯穿人的身体各处。

中国道家气功,无论何门何派,无论他们怎么导气,怎么炼丹,最基本的都是一条,即是“精神内守”。如果没有这一条,他们的功法绝无可能有效,而往往恬淡虚无和精神内守做到极致时,根本无需任何所谓的功法,一切自然而然发生,真气自来,疾病根本没有存活的空间。

一个中国人治病,你可能只会看到此人闭眼坐在哪里,什么也没有做,病就好了。这是最根本的治疗,其他一切治疗都是在此基础上,如果没有这个基础,就是药开的再好,也是枉然。

就是今天张仲景在世,给你开药,如果你的大脑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不改变,你的病会再来。

好的医生是治心,没办法的医生是治身。

我可不敢说张仲景是没办法的医生,但如果你真的问他,也许他会说,到了汤药这一步,确实是万不得已了。

我个人觉得,汤药只能管三分,七分是在自己的心。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如果万不得已了,好的中医是怎么办的?

其实也简单啊,只要朝着“春天”这个方向,只要是拨云见日这个方向就一定不会错。

我这里举一个例子,一个具体的方子,也是一个典型的拨云见日的方子,同时亦是一个非常核心的方子。

如果说,看完张仲景的《伤寒》,只允许我记住一个方子,那么我就会记这个方子。

此方不仅方向非常正,而且还特别简单和便宜。

“四逆汤”是也。

此方只有三味药:

附子,干姜,炙甘草。

这不是一个方子,完全是古人的思维模式,是一首诗和一幅画。

附子,就像太阳,加强我们已经衰弱的身体能量,古人叫“元气”。

附子是热的,有很大的热量的。但他的短处是很容易被遮蔽,这跟自性的短处简直如出一辙,就是稍微有点东西,自性这个光就被挡住了。

干姜就是把这些乌云吹散的,干姜不仅自身热,而且他有向四肢通窜的力道,就是“拨云”。

干姜加附子就是“拨云见日”了。

但还没完,拨云见日之后,这个太阳的光太强烈了,如果没有一个好的保存方式,一个是容易灼伤人,把液体水很快蒸发掉,还有一个是太快就消失了。

那么这时候,甘草就是这最后一步。

甘草好像土,强烈的日光晒下来,大地可以将这个日光的能量很好的保存起来,供日后慢慢使用。

这个事就好比,在农村,放牛的时候你带了几个红薯,那么怎么做可以让红薯热熟同时不至于胡掉呢?

方法是,在地上挖个坑,在坑内生火,再把红薯放到火里,最后,要用土把这个坑埋掉。

等你放牛后,把埋在这里的红薯挖出来时,红薯一定里外都熟透了,可以做到熟而不焦,并且味道异常好吃。

这就是甘草的作用,是把附子的光和热给留住,给温和了,然后让这个热的土地的温度柔和的把大地上的冰川(阴实)给化掉。

这么一个简单到极致的方子,不是一幅画吗?不是一首生命的诗吗?

你说她治病吗?并不治任何一个具体的病,他不管你胃痛,不管你失眠,几乎不能治疗任何一个病,但是,这个药下去,就造成了这么一个生命的方向,一个向着春天的方向。最后病也好了,恰恰是黑中医的那些人所说,是自愈了。

张仲景是大师,大师的药只是恢复了我们身体本能的机制,激发了自愈功能,让那些表面的病自愈了。

中药就是一个方向感很强的力量,因为疾病就是一个不能正常旋转起来的生命之轮。

我不黑西医,我觉得西医也很美好。只是我发现了中医的内核后,觉得中医这东西压根不是什么医学,是生命学,是艺术。中医和西医的方向就是反着的,一个是技术驱动,一个是回归自性,两个方向。

自性的方向是自我圆满的,回到那里就好了,一切都好了。

张仲景的《伤寒论》和不知道谁写的《黄帝内经》,读后让我惊叹,我们祖先的智慧已经到了超越我们现代人理解的范围。无怪现代人不是喷老祖宗的东西是伪科学,就是总拿西方的一套来看世界,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祖先的东西都是伪,无不是迷信。

无尽的哀叹,我哀叹的不是老祖先,他们的智慧在那并不会因为现代人的自以为是而有任何的减损。我哀叹的是现代人如此下去,自己会把自己伤到什么程度还不自知,还自我感觉良好。

你看一个四逆汤,简单,便宜,便捷。如果你知道这个生命的方向,大部分悲剧完全可以避免不让其发生。

向自性方向的,必然会呈现出简单的特性,越是合于道的,越是简单,简易,容易。越是背道而驰的,越是复杂,困难,不容易理解。

老子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

但我们现代人往往喜欢追求复杂的东西,认为越是技术的,复杂的,贵的,难以理解的,越是好的,可靠的,可以治病的。

在西方医疗体系下,人们的病越来越多,花费越来越大。本来一个好的高级的医疗技术的出现,理论上人们的疾病应该是越来越少,为何如今疾病越来越多,而且治疗完了,又会再犯,新生的病越来越多?

希望保护人类的钢铁侠,拥有最强大先进的科技,却诞生出了同样强大的反人类奥创。这一幕,不幸在当代医学系统上完美的重现了。

如果人们都懂一些中医的方向,生命的方向,那么也许整个医疗系统的重负都会被减轻下来。

但这也恰恰是中医不能成为主流的主要原因,她太简单,太高效,太便宜了。

在这个商业社会,如此便宜的解决了一个大事,少了那么多GDP,怎么可能接受呢。

再加上,中医那么多医师,有几个明白中医的道,又有几个能凭良心和智慧开药?

无怪张仲景《伤寒》一上来就激烈的吐槽当时医风,现在又何尝不是呢?

真实故事:

我的奶奶和姥爷先后去世,两个老人,两个完全不同的离世过程。

我的奶奶,到去世都是一个文盲,大字不识一个。

平时最爱就是喝酒和吸烟,活到了89岁。

她平时给自己的原则就是,坚决不去体检,坚决不去医院。

她在89岁那年的某一个晚上的睡梦中去世了,前一天晚上还在喝酒,没有住院,没有病痛,没有任何治疗。

奶奶毫无痛苦的离世了。

我的姥爷,很高的文化程度。退休后的一大习惯就是不停的阅读各种关于老年疾病的报刊和文章,不停的体检,常常去医院治疗。

那一年姥爷被体检出是肺癌,可是我姥爷本身没有任何感受,不痛,身体如常,手脚温热,吃喝正常。但医院就是要去住院,那是北京几乎最好的医院,给姥爷开了最先进的某种美国抗癌药物,结果一吃下去,身体立刻起了剧烈反应,先是胰腺崩溃,随后人就迅速虚弱下去。最后三个月几乎是在昏迷中度过的,并且切了喉管,大小便失禁。痛不欲生的三个月后,姥爷去世了。这一恐怖的画面至今是我生命中的一大阴影。

一个文盲,不治疗,89岁无痛苦,平静去世。
一个文化程度很好,积极治疗,88岁,极度痛苦中去世。

是满腹经纶的人智慧,还是一个无知的人智慧?

无怪老子说,一个智慧的人看起来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不智慧的人,懂得很多,看起来很聪明。

这是我身边至亲之人的真实案例,那时我虽然不懂医学,但是已经对西医这个系统产生了巨大怀疑。

西医把人当作一堆数据看,而中医把人放在天地之间当生命看。

本来无事,西医非要强为之事,中医是本来有事,若无事处之。

人是热乎乎的一个生命,它本质的生命的方向没有搞对,技术再高超是不是反而错的越大呢?

四逆汤,一个很妙的名字,本来是指人四肢逆冷。

但实际上,是指人心的逆,方向的逆,所谓背道而驰是也。

背道而驰这个词很妙,方向错了,跑得越快越悲剧。

我们看看祖先用图象如何描述一个好的方向,一个健康的方向。

首先看“泰”卦,上面是坤(代表地),下面是干(天),可能会问了,为什么天地颠倒了反而是“泰”呢?

“泰”的意识是天地相交的状态,这种天地合一的状态是每秒的,所以天要下来,地要上去。

但其实光看文字上还是很难理解,但如果把他放在身体上就非常明白清楚了。

相对“泰”卦的是“否”卦,意思就是天地不交,古人认为这就是悲剧。

天地不交在身体上就是我们常见的一个慢性病,失眠的主要成因。

干是热的,坤是冷的,这样一个卦就把一个健康人非常形象的表现出来。

健康的人,脑袋上的火要可以被肾顺利的收回,并温藏在其中,让这个干火把肾水温热了。所以一个健康的人,脑袋应该是清凉的,小腹应该是温热的,四肢,也是温热的。

上面这个图在中医系统中也很重要,我们可以看到主要脏腑的作用和方向。

当心火可以顺利的被肾收藏,那么就是“泰”,当心火浮在脑袋上下不来,肾中的水冰冷冷化不开,那就是“否”。

一个简单的卦像已经把身体健康说的非常清楚了。

我们可以感受一下自己的状态。

如果四肢温热,小腹温热,头脑清凉,那么一定是健康和舒服的状态,晚上也一定可以睡的好。

相反,脑袋感觉燥热烦闷,四肢却长年冰凉,小腹里也觉得有一个冰块,那一定失眠,这就是典型的心肾不交。

泰,也形容这样一个人:她外部柔软,内部充实,外面看不到华丽的东西,给人的感觉轻松谦虚。

否,是这样一个人:外部显得坚硬,但内部实则虚空,华丽尽现在外,给人强硬锐利的感觉。

土很厉害

我们可以对上面这个图多说两句。

这就是中国易文化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五行。

五行指:金,木,水,火,土。

也请读者不要把这五行分裂的看,五行就是自性在阴阳互化中的几个连续的阶段而已,他们不是分裂的,而是一气。

他们分别表示某种方向某种趋势。

金是收敛的方向,木是生发的方向,水是最下面被收藏起来的物质,火是物质转化成能量的表现,土则很奇怪。

土即有向上的趋势,又有向下的能力。

土,实际上是一个“中轴”,就好似车轮的车轴。

土拥有最大的特性是“化”,她可以让上下左右很好的相互转化,如果土受损,那么这个循环就会受损,每个地方都被割裂而不互通。好比车轴锈了,车就跑不动了。

但往往,很多医生对土不那么重视。

其实土本来嘛,也好似是世间最常见的东西,一点都不高贵。现在凡事和“土”这个字沾边的,也都不是什么好词。人们平时也绝不会重视土,甚至有点瞧不起土,现在还在田地里耕作的农民大多默默无闻,人们拼命的想从“土”中逃离到繁华热闹洋气的城市里去。

可土实则在五行中有很特殊的地位,她是承上启下,运化万物的车轴。

我认为,人的土,也就是脾胃如果虚弱了,整个人的生命也就虚弱了。而往往人的衰老和疾病的入口就是不被人在意的脾胃。

阴阳在身体中,就好比是物质和能量的互化。

阴是物质,阳是能量,这东西现代才被爱因斯坦研究出来:

e=mc平方

这个公式的意思就是物质和能量是可以互化的。

这样,我们就可以很容易理解整个身体运行的机制了。

说的更形象一点,阴就好比是汽油,阳就是点燃后的汽油发出的火焰。

生命的火焰就是你要有很多汽油存在那里,然后我上面点一个火,这个火就可以一直在那里燃烧。

那么我们怎么能够时常补充油料呢?不至于说烧一会就灭了。

大家自己都能回答。

吃饭,是直接补充物质的最直接和简单的方法。

但光吃饭可不行,睡眠才是最大的补充人体力,精力的方法。

如果一个人只吃饭,不睡觉,很快就会生病,再继续就会死亡。

但是,如果一个人病了,反而要减少吃饭,多睡觉,这个病就能慢慢自愈。

圣经里面就说,如果得病了,减少吃饭就可以好。

看看小动物们,也是同样,生病的时候大多数就躺在那里不吃不喝,只是睡觉。过几天,自己就好了。

为什么睡觉,看起来没有涉入任何物质啊,怎么反而是最补充体力的呢?

睡眠是很有趣的一个生理活动,一个可以说生命里最重要的时刻。我们生命中也确实,睡眠占了最大的部分。

为什么?

答案依然很简单,依然是我们的图。

我们睡眠时,我们在做什么?

我们什么也没做,只有在睡眠时,我们真的做到“无为”了。

我们的大脑极度放松了,念头大部分消失了,我们不再主动思考了。随着我们大脑的休息,身体所有器官都随之进入休息模式,一切都运行都变缓慢了。心跳变慢,血液流动变慢,血压降低,肌肉放松,活跃的日常意识渐渐进入潜意识。

这就是传说中的“无为”,这就是老子常常挂在口上的“无为”的样子。

在这个过程中,遮挡住我们自性的乌云暂时消失或变弱了。“我”放弃了主导,而将身体交给“上帝”(自性),我们知道上面曾经说过的拨云见日,现在就知道了,当乌云散去,自性的能量就会进入我们的身体。

吃再多东西,也没有睡觉时自性给予的能量大。

所以睡觉其实是一个“大补药”,比药店里任何昂贵的所谓补药都要好得多。

一个在任何时候都能倒头大睡的人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当我们昨晚睡了一个深度好觉,今天一定觉得神清气爽,无与伦比的舒服。在这种状态下,你看谁都顺眼,做什么都顺利。这也是为什么心肾相交的“泰”是顺利的意思了。

当你接受到了自性之光,补充了体力,什么都会好起来。

这也是为什么少食多睡会起到治疗的作用。

所以,在补充“阴”的时候,睡眠>饮食。

我们有了补充的方式,那么看看我们消耗的方式吧。

体力,生命里或生命好比一个电池,平时需要用,也需要充电。

什么是用电呢?

工作,运动,思考,日常活动,娱乐,做爱,等等。

什么是充电?

吃饭,睡眠,以及让大脑休息的方式。

我们自己可以看一下,平日自己的用电和充电是不是平衡呢?是不是用电过多,同时充电又不及时和不充足呢?

长此以往的用电大于充电,人就会生病,严重的就死亡。

因为电池没电了,电消耗光了,很简单。

那么,照着这个思路稍微延伸一下的话,我们会得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

既然睡眠这么好,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们一直保持充电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岂不是无敌了?

我们可以做到,也有方法。

睡眠只是回到潜意识,而自性比潜意识更深,我们随时回到自性不就完了吗?

当我们头脑时刻保持清净无为,我们就会处在一种比深度睡眠还要深的一种清醒状态。当我们处在这个状态里,恢复的能量比睡眠要大得多。

但问题是,你愿意这样做吗?

你愿意在这个以刺激和有为为主的社会中保持自己的清净无为吗?

你受的了“恬淡虚无”的生活吗?

估计,有点玄。

所以我们生病,都是自己的责任,不要怨天尤人。

《黄帝内经》就好比手机操作系统中的那个电源管理机制,这个非常重要。现在中国也能做出手机操作系统来,这个并不太难,难的是让这些APP运行流畅时还要尽可能保证电池不要很快被消耗掉。内存就那么点,电池就那么点,所以就需要一个非常好的“消耗管理系统”。相对我们的健康,这个系统就是《黄帝内经》。

她的主旨非常简单粗暴,想要手机电池用的久一点最好的方式是:少用。

就算我们用神奇的算法让手机耗电减到了极致,可是也禁不住你疯狂的使用啊。

“恬淡虚无”就是少用,“精神内守”就是直接达到时刻“无线充电”的状态。所以,当你做到恬淡虚无和精神内守时,怎么可能生病呢?你怎么可能不舒服呢?你怎么可能会“否”呢。

所以,“恬淡虚无”>深度睡眠>普通睡眠>吃饭。

说到这里,基本已经把健康说的比较清楚了。

但我这多说一个东西,这个东西看似和健康没什么关系,但实则有致命的关系。

我们的情绪。

我们基本上受到情绪的控制,而不是可以控制情绪。

爱,恨,压力,烦恼,嫉妒,开心,等等对这些情绪对我们的身体有巨大的影响。

什么是情绪,是身体内部的一些能量,一些非常强大的能量。

其实人的每个念头都是一个能量,只不过大部分念头不痛不痒,并不会对身体造成明显的改变。

而情绪是巨大的能量,可以瞬间对身体造成好或不好的最直接的改变。

这个用我们的图也很容易解释。

“爱”,这个东西,也许是最接近自性的一个能量状态了。

处在下方的情绪是“大补药”,处在上方的情绪是“大毒药”。

佛陀曾说:憎恨就是自己食用毒药。

照此图看来,是的。

那么反过来呢,佛陀没说,但完全可以这样说:

爱人即是自己食用补药。

所谓的补药就是自我医治。

现在不少电影被称为“治疗系”电影,这类电影往往露出满满的爱意,震人心魄的爱意。自然是治疗系了。

爱,可以医治,恨,可以杀害。

凡是趋向于下部的情绪都是对自己身体有益的,在上方的,都是相反。

我知道一些神奇的“医治者”,他们使用的药就是爱。

他们因为长时间处在爱的状态中,整个人就是爱的能量,他们可以通过触碰,甚至远距离的“灵魂触碰”治疗病人。

这听起来好似无稽之谈,但在熟悉了万物皆是能量,而能量有方向后,便很容易理解了。

这个“大药”我们每个人都有,只是被屏蔽了而已。

我们每个人都是张仲景,只是智慧被屏蔽了而已。

病,即是太阳被遮挡后的寒冷。

心病导致身病。

读者们自是世界上最大的神医,何须外求?

一个总结出现了:

自愈:

恬淡虚无>爱(等良性情绪)>深度睡眠>睡眠>休息>吃饭(合适的)>有温度的生活习惯>吃药

自害:

躁动刺激>恨(等不良情绪)>压力>熬夜>失眠>无休息>寒凉的生活习惯>吃饭(过度的)>乱吃药

方向在这里了,读者和小黄豆自选。

在这里列两个比较极致的例子吧。

我们看看世界上按这个方向活的最健康的一群人:

和尚。

这里的和尚我指那些2500年前跟在佛陀身边的和尚们,现代的和尚貌似未必有健康的生活。

那时和尚生活的状态可以从《金刚经》的开篇看到一个大概。

早上(应该是日出之时)大队人马从郊外走到城里乞食(挨家挨户,得到什么吃什么),拿到饭后回到郊外住处,吃饭,饭毕,洗碗,洗脚,最后坐在那里。一天的生活就此开始,基本上都是静坐静心,之余,有佛陀回答各种学生的问题。

下午不进食。

晚上日落时入睡。

如此而已。

佛陀带着学生们,如此简单的过了四十多年。

这种生活方式,在我看来是我所见过的最健康的极致形式了。

他们满足了健康生活的一切标准。

从早上一开始就表现出来。他们跟着日出而开始一日的活动,这在道家或中医理论中是最好的每日活动时间。

到城中乞食,路途中有了适当运动。

乞食中,不分辨所给与的食物,这是训练心不动,不分辨。心在一日的世俗生活中并未被打乱,并未被激起。

回到本处,完成吃饭后就开始静坐静心的一天。

以上,全部是恬淡虚无生活的最极致化形态。

他们的静坐深度有所不同,佛陀坐在那里,应该是极深的禅坐,也就是比深度睡眠还要更补充精力的一种状态。

和尚们的传统是“过午不食”,这就造成了最好的进食习惯。

在中医系统中,凡是消化系统的经络都在上午有最佳的效率,所以中医会告诉你,晚上最好不吃饭或者少吃饭。

而一个现代的营养学家或者医学者也会告诉你“少食”是最好的一种对抗诸如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肥胖等等的最好方式。

现在你再看这些和尚,好像看起来生活是那么的无趣,什么也不做,饭也吃不饱,整天没事就坐在那里,偶尔佛陀回答一些学生的问题,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殊不知,这也许是世界上最健康最舒服最美好的一种生活状态了。

现代人觉得和尚无聊只是没有自己体验过那种生活带来的“深度美好”,所以就妄下结论,觉得无聊至极。

佛陀以及其带领的和尚们给大家演示了一辈子的“向往的生活”,这个人类史上最大的真人秀。

好,开始一个反面例子,对不起,我要搬出另外一个教主了:

乔布斯。

这个人,也是我个人很喜欢的人,可是仔细想想却有很大瑕疵和遗憾。

此人也被人冠以“教主”的名号,而佛陀是佛教的教主,乔布斯是it界的教主。

再来,乔布斯年轻的时候去印度参加过禅修,这个年轻的教主其实在印度学习过佛陀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

乔布斯确实学习到了“less is more”的生活态度,并把这个融入到了整个苹果的设计理念中。

苹果因此成为了伟大的苹果,它化繁为简,苹果的产品和同时代的产品总比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简约和灵气,这些是其他同样的科技公司完全不具备的。

产品和公司大获成功,至今都是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

但是,教主本人呢?

他本人是否活出了“less is more”呢?

好像并没有,我大概看了他的传记和电影,发现他是一个走极端的暴脾气,为了一个“less is more”的从禅宗获得灵感的产品而把自己过的完全相反。

爆裂的脾气,严重的自负,这两点必然树敌无数。而树敌无数,憎恨必然攻击到自己。他因此也确实被赶出自己的公司,虽然后面回归,但那时造成的严重心理伤害只有教主自己知道了。

拼命的工作,不良的情绪,等等都让我看不出“恬淡虚无”的生活方式,也许因为恨,也许因为过度劳累,最后教主很年轻的时候就患癌症了。

这个张仲景说的“阴实”产生了。

如此发达的西医,也许是世界上最好的治疗条件面对乔布斯的病都束手无策。

我不知道在他发病初期“四逆汤”是否还能救他。

不知道在发病初期,及时改变生活态度是否还能救他。

伟大的乔帮主学到了佛陀的表面,很可惜没有把佛陀的智慧活出来。

iPhone,也许是乔布斯给世界最大的礼物和他最伟大的作品。

一个小小的设备,可以连接整个世界,可以做几乎一切事。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就诞生在这个优雅的,从头到脚贯穿着“less is more”的手机中。

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人们似乎史无前例的被连接起来,一切变得似乎方便起来。

但实际上,人们因为手机这个可以“把人连接的更近”的设备却让人们的心离得越来越远。

每次家庭聚会,或者朋友聚会,都会看到人们很少观看对方,更多的是观看手机。

坐公交车时,人们不再在意窗外的风景,清一色的盯着手机。

人们因为便捷的购物,失控般的购买了大量并不需要的东西。

人们没有活出“less is more”,反而成了“more and more”。

信息无限的多,物质无限的多,娱乐无限的多,“交流”无限的多,点赞无限的多。

并且好似一刻都不能失去手机,我可以说这种状态是“上瘾”吗?

为什么,一个本意让人们生活更好,本着“less is more”的初心做出的伟大产品却走了样呢?

现在所谓“戒毒”中心层出不穷,帮助静心和专注以及帮助人们放下手机的手机APP层出不穷。

人们在试图用一种工具消灭另一种工具,或用工具消灭工具本身。

这太有意思了。

两点:

  • 学其形,而未学其心。

  • 方向错了。

科技,技术,是和心相反的方向。在这方面作越多的功夫,离开心越远。

是的,离“开心”越远。

这些物质的东西越多越强大,越是“闭心”,如何开心的起来呢?

请不要妄想工具可以解决工具带来的问题,这就好比以暴制暴,无间地狱耳。

我在此说了两个极致的例子,都是教主,都是less is more。

但结果却是截然相反两个。

一个终生什么也没做,却成为了影响整个世界上千年的,给人们带来智慧和平静生活的导师。如果说佛陀是CEO的话,那么整个他根本没想成立的佛教就是他的公司。整个公司遍布世界,产品只有一个,“无所住而生其心”。(虽然现在的佛教已经完全走形了)

乔布斯病逝,一生想改变世界,留给了世界一个伟大产品,该产品让人们过上了史无前例远离“心”远离“自性”的生活,让人们的生活的大部分“住”在了这个小小的设备上。

两个方向上走到极致的人。

这里我再说一个我自己的例子。

光说别人站着不腰疼,那么就说说作者本人。

壮哉,我大焦虑症!

25岁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心动过速,当时倒在地板上以为是心脏病,以为就此结束了一生,结果在地板上等了一会发现没死。

到了医院各种检查说我没病,让我回家。

我自己在网上自己查知道,我这个东西,西医大概叫“窦性心动过速”。

随后心动过速慢慢好了,但出现了严重的焦虑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难受。

这期间去了西医急诊和门诊可谓是无数次,能做的检查全部做过,最后西医的结论是:没病。

我身体的难受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莫名的恐惧感一直挥之不去,这叫没病?

西医判断我没病很神奇,他认为你身体的各项数值正常,你就没病。

西医的医生基本不看你的状态,也不询问你的感受,就低着头看你的数据。

你就是这个数据,你这个病跟你没关系,只和你的数据有关。

这个太逗了。

后来西医不给我看,我就找到了中医。

中医也很逗,首先,中医绝对承认你有病,但是他跟你说的那些东西就是什么“你体寒啊,你肾不好啊,你阳虚啊,你脾湿啊,你胃不和啊,你心肾不交啊”各种。

听下来,基本身体没一个地方是好的。

而且各种医生的说法都不一样,用的方法也不一样。

有的针灸,有的艾灸,有的埋线,有的推拿,有的开药,各种奇奇怪怪的方法。

就单说药,每个医生一个全然不一样的方子。

看了中医以后我也彻底晕了。

但中医有一个挺好的,医生比较在乎你的感受,会看看你,问问你平时生活的一些状态。

中医给我的感觉就是非常玄乎,很难理解,没有一个标准。

最后中医我也放弃了,他们也没有给我治好。

但在看中医的过程中让我非常好奇,经常和一些医生聊,为什么中医是这样,中医的道理到底在哪?老祖宗为什么用这个方法给人看病看了上千年,到现在还沿用。

我也开始慢慢片面的了解到一些中医的信息,后来知道中医这个东西后面貌似藏着中国文化。中医不简单仅仅是个治病的东西,他的整个系统是继承自中国文化。

当知道整个,我就更好奇了,一个中医怎么会和文化有关。

但我也一直没说认真系统的去了解下去,因为并没有把我治愈,我觉得还是不靠谱。

但其中一个东西对我的身体确实有改善,就是艾灸。

这东西作用在一些特定部位后,确实可以立刻有改善的感觉,非常快。

同时,我也发现一些特定的穴位对我的心动过速和某些不良感觉有很快的效果。

比如当有心悸的时候用力按压手臂内侧的内关穴,几乎每次都会立刻减轻或者完全消失,这个百试不爽。

虽然中医没有彻底治愈我,但我至少看到了一些苗头,具体到底是什么我模模糊糊不清楚。

在这个过程中我创办了一个游戏公司。

我有大概有十几个员工,最后发现十几个人里竟然有四个(包括我)焦虑症患者,其中一个还是重度抑郁症(需要电击疗法),其中几个焦虑症患者已经到了几乎不能工作的边缘。

而剩下的员工中完全健康的,几乎只有三四个人,其余的全部各种疾病,各种难受。

后来我傻了,以为焦虑症这种东西是非常罕见的病,原来是如此的普遍。同时患有各种所谓亚健康的非常多,现在找到一个全然健康的人是如此之难。

后来我还暗自有点高兴,原来我不是世界上最悲剧的病人。

焦虑症这个东西,我的感觉就是无间地狱,无法形容,是一个长时间折磨人身体和意志的东西。有的时候生不如死,这么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有一次,我记得和老婆刚刚出了公司去吃饭。

来了一个紧急的电话,说一个有焦虑症的员工忽然病发,而且很严重,他现在倒在大街上浑身发抖。

我立刻返回,看到那个可怜的员工确实倒在地上,浑身抖动,说非常焦虑,而且已经吃了西医开的抗焦虑的药,但仍然发作了。

我当时也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把他抱在怀里。

情况越来越恶化,最后他抖动的越发厉害,嘴里开始说“化哥,不行了,我要不行了,我要死了!”。

眼看就往地上倒,我此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感觉,我立刻让我老婆去到公司拿一根艾灸过来。

很快我拿着艾灸在他小腹部位熏了不到五分钟时间,我的这位同事竟然自己站起来了,而且扶着我说:“我好了,我可以了。”

随后他惊魂未定,我还是陪着他去了急诊。

急诊依旧说他没有病,打发回来了。

他说他从未病发的这么厉害,很奇怪,艾灸一上来,很快就感觉身体的热量回来了,不发抖了,焦虑感随之也消失了。

这次的经历让我第一次切身认识了一下中医的效果,虽然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误打误撞,但至少说中医疗效很慢这个东西我未必认可。

这个经历给我的感觉是,如果中医找对了方向,判断的准确,可以做到快速的解决问题。

我自己的病没有治好也许是方向没有找对。

真正去学习或者说了解中医的核心恰恰是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

四年的打鸡血一样的创业过程忽然停下时,反而身体崩溃了。

我借着到老婆老家生孩子的这一个月有了一个彻底休息的机会,之前的各种病痛好似加强了好几倍,同时爆发出来。

在一次忍无可忍的爆发后,我决定不再求医问药,我要自己来。

看看老祖宗留下的这个几千年的中医到底能不能救人。

自己再不解决这个问题,估计也就狗带了。

我的一些感觉和病症:

失眠,皮肤各种奇怪的疹,初期的白癜风,四肢发冷,严重胃痛,拉稀,严重尿频,身体脏腑莫名其妙的痛,精神严重萎靡,负能量爆棚,等等。

学中医,我就看了两本书。

一个《黄帝内经》,一个《伤寒》。

耐心看下来。

整个看下来,两个字:

我服!

看中医特别逗,必须把《道德经》《易经》等等中国文化源头的经典一起拿来看。如果单独看中医经典,容易悲剧。

我学东西,浅尝辄止,因为生性懒惰,就喜欢拿到这个东西的核心。如果核心拿到了,其他技术性的东西我就不去碰。

比如《易经》,我知道了他的核心,刚刚看了先天八卦就彻底打住,其余的东西坚决不碰。更不要提去给自己或别人算命等等这些技术性的东西。

学医也一样,未来绝不会去给任何人看病,只要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就打住了。

具体细节不在此啰嗦,总之,忽然在某一刻豁然开朗之后,我就认定“四逆汤”是我的药。

可能有人说,你在搞笑,中医是能在半个月内就学到手的吗?

我并没有搞笑,如果说学到所有的技术可以真的给病人开药,那需要很多年经验的积累。但对于其核心,半个月足以。

因为抓住对的方向与核心,中国文化其实非常非常容易理解,一点都不玄,一点都不复杂。只是因为年代久远,古文,文献庞杂等等原因,让人觉得是一个特别难以捉摸的系统。

实际恰恰相反,“道”这个东西完全是生活,我们平时生活里最基本的元素,每天都在发生,离人一点都不远。

“道”因为有一个全息属性,所以可以把中国文化的所有方方面面全部串起来,你悟了一个部分,其他部分可以说信手拈来。

“道”的另外的特性就是非常简单,简单到爆。难的是悟到那个点,悟到了会发现是如此的优雅和简单。

我说一下我吃了自己熬制的“四逆汤”的结果。

大概陆陆续续吃了不到一个月时间,中间还对方子具体的配伍量多次尝试,因为并不清楚张仲景那时候的一两到底是多少,而且他用的药材产地是哪里,药效是多少,等等,总之要根据现实情况不断试验。

这期间还把我和我的一个亲密的亲戚给“毒”了好几次,严重的时候嘴巴不能说话,浑身发麻。

总之经过各种试药后,基本固定下来。

我现在的情况是:

最大的改观是四肢再没有冷过,胃疼彻底消失,几乎做到秒睡,每天起床精神十足,各种莫名其妙的脏腑疼痛完全消失,所有的皮肤癣全部消失,大便正常,尿频消失,心情大好,精力充沛。

可以说重新活了一点都不为过。

之前的任何中医都没给我这次的疗效。

经历这次以后,我对张仲景的态度就一个字:

跪。

对中医的态度:

服。

就写在这里的时候我刚刚还在熬制四逆汤,我不敢说她完全医治好了我,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史无前例的把我的大部分不良状态和感觉给逆转了。

在这里要对读者说:千万不要照着我的方法治自己。

我应该是又一次的瞎猫碰上死耗子,我无法对任何其他人的健康负责。

这有一个很有趣的经历:

我去药房抓药的时候,药房的抓药医生对我翻白眼。

先说,你是医生吗,谁给你的方子?

我说,我不是医生,张仲景给我的方子。

然后她就哈哈笑。

我说,你认识吗,这是四逆汤。

她说,我就是认识这个是四逆汤才想问你。

我说,为什么要问?

她说,因为四逆汤好像都是给那些重病的老人开的,没见过一个年轻人用这个药。

我默默离开。

这虽然是一个强力回阳的药,一剂“火”药,但是却把我的大部分上火症状全部灭了下去。没有任何一个治疗失眠的成分,我每天都可以睡的很好。没有治疗胃疼的,结果胃痛再没出现过,最奇怪的是没有治皮肤病,但皮肤竟然也给治好了。

像我之前说的,四逆汤,只是一个对的方向。

中医把人看作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如果把整体的核心归正,那么身体各处的疾病也会归正。

现在回想起之前各个中医给我开的药,有点匪夷所思。基本上都在十几位药以上,多的时候经常是二三十位药。当时没坚持吃药也是因为太贵了,根本吃不起,确实没想到中医比西医还要贵。

四逆汤这个药几乎是白给,白菜价,老百姓是吃的起的。

为什么一个如此简单便宜的药会出现?

我看了几乎所有《伤寒》的方子,几乎没有特别复杂的,超过八位药的在少数。

这里我想给张仲景跪一下。

张仲景

我之前几乎都不知道有这个人,只听说过华佗,扁鹊,没听说过张仲景。

后来我就上网查,一看是和华佗同一个年代的人。

一个有点恐怖的年代,那也许是中国史上最黑暗的年代了。

三国。

不知道为什么,张仲景并没出现在三国里,没出现在《三国演义》也没出现在《三国志》。

按他的传记,他应该在刘表的荆州做官(长沙太守)。

所以网上有人竟然说张仲景是不存在的,因为历史里无考。

因为历史里无考就可以断言说一个人是不存在的,这个厉害。

那我也不知道《伤寒》是谁写的,总归得有人写吧,假设这个人叫“张仲景”吧,这个合理吧。

我读了《伤寒》之后,一是学习了中医,还有一点特别重要。

我闻到了三国的味道。

我第一次做好四逆汤的时候特别兴奋,我开玩笑跟老婆说,你看,我要马上要回到三国了,我手里的就是三国的味道。

我老婆说让她也回去一下,但是她坐月子肯定不能吃什么四逆汤啊。

我翻了一下《伤寒》还真有给她吃的。

当归生姜羊肉汤。

一个专门给生完孩子的妇女吃的汤!

我立刻就去买当归,弄了一大锅张仲景做的三国羊肉汤。

于是我老婆也吃到了三国的味道。

三国的味道是个什么味道呢?

并说不上好吃,也不难吃,但放到嘴里就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古老的味道。

没错,就是古老的味道。

这个古老的味道其实我们也不陌生,每年我们中国人几乎都会至少吃一次。

饺子。

饺子竟然是张仲景发明的。

那时候不叫饺子,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

祛寒娇耳汤。

这是个什么药?

这是张仲景治疗“耳鼻喉”科的药。

大冬天老百姓耳朵上生冻疮的,吃了这个,就好了。

张仲景的饺子馅现在也没人知道具体是什么,大约是羊肉,辣椒,麻黄,甘草之类的混合在一起,反正跟现在的饺子馅肯定不一样。

饺子实际上可以解决很重大的问题。

那时候基本上满大都是死人。

从东汉的五六千万人口,经过刘关张,诸葛亮,曹操,周瑜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英雄的除草一般的绞杀,人口只剩下几百万。

满大街是死人一点都不夸张。

大战之后必有灾年,老子也这么说。

不断的大瘟疫,包括地震,河水泛滥,等等合着不断的惨绝人寰的战争,让东汉末年成为了实打实的人间地狱。

那时候冬季,老百姓冻得一个个都快狗带了。

又饿,又冷,又犯伤寒。

一个小小的饺子,其实可以解决大问题。

我看这个就是张仲景没办法的办法,把他的药放在面里面,就好似现在的胶囊。

食用方便,可大量制作,大量分配。治病的同时,还能填饱肚子,祛除寒气。

大家可以想象那个场面。

一个当大官的(省长级别),没事在衙门口给老百姓做很多抗寒胶囊。老百姓肯定是排着队在大雪中来领取。

这个医生要有多大的救人的心和技巧才能干出这个事来?

无怪乎他没有被记录在历史里面,华佗给曹操看病嘛,太有名了。

张仲景给些半死不活的老百姓看病,这个有啥好记录的?

可是老百姓记住了,饺子就是为了纪念他,我们在大年三十吃饺子,持续了一千八百年。

只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吃饺子,已经没人知道是张仲景在冬天迫不得已救人的方子了。

我到觉得人们用一个食物纪念一个人比被写进历史里是更好的记录。

后来我就仔细看《伤寒》,越看越觉得好似看到当时三国的样子了。

当时我就有一个非常直接的感觉,这个《伤寒》(全名是伤寒杂病论),怎么文采那么差呀,而且特别枯燥,特别直接,也不讲讲理论什么的,就直接给出开药的方法。

这个文风和《内经》和其他中国文献的区别很大,张仲景文化水平不高?

然而并不是,《伤寒》读下来,我快流泪了。

张仲景只想干一件事:

最高效的,全面的,方便的,持续的救人。

《伤寒》,在我看来就是人类史上第一个可以看病治病的“治天下百病APP”。

你都不需要是医生,你只要对着上面的症状,判断准确后,按着张仲景开的方子治就行了。就这么简单。

张仲景为了方便,把天下的病(内科)分为两大类。

一个阳病,一个阴病。(我前面说的夏天和冬天)

又把阳病细分三份,阴病细分三份。

并且告诉大家,大部分病由阳病开始,逐渐发展成阴病。

于是就把疾病分为六份,六个层次,病情从阳到阴逐渐加重。

每一个层次里面有什么症状,有什么病写的清清楚楚。

那么医生要做的很简单了。

首先判断大方向:这个人的身体是在夏天,还是在冬天。

这个判断对了,继续细分,到底是冬天或夏天里的那个阶段。

对上号了之后,按着张仲景提供的方子出药。

完事。

一般来讲,判断精准的话,不是特别重的疾病,基本三副药就大好了。

可以说是非常高效,非常快。

我们先不管里面具体的细节,我们体验一下张仲景这么做的心态。

首先,他的主要医治对象是老百姓,或者说是穷人。

两个要求:

  • 药效好
  • 不能贵
  • 系统化

那个时候救人,必须快。

医生的数量远远不够,那么多垂死的人等着施救,没工夫弄那些玄而又玄的东西,怎么高效怎么来。

想象着,张仲景的徒弟们,拿着《伤寒》这个竹简,跑到病人堆里。稍微询问病情就可以下药了。

张仲景还有一个野心,我感觉他这个系统,基本上把天下所有的内科病都拿下了。

什么比较偏门的,焦虑症,抑郁症,癫痫,耳鼻喉,皮肤,儿科,妇科,手脚病痛等等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全部都在里面。

更不要说我们当代最为之苦恼的几个大病:

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

在我脑海中,张仲景的形象越来越具体和有热度。

此人要把全天下的病都给治了。

以最便宜,最高效的方式。

此人已经疯了。

好好的省长不作,跑出去给人治病。

花了一辈子时间收集无数方子,最后总结在一起,公布出来。

你要知道当时一个方子可能可以养活一个医生一辈子。

方子是秘方,绝对不外传的。就像现在可乐的秘方一样,是商业机密,医生指着这个发财致富。

张仲景一口气给出了三百多个方子。

为了救人这个事,他可以说是做到了极致。

整个人类历史可能也再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医生了。

满大街死人的三国时代,这个中国最黑暗的时代诞生了一个无敌的医生。

先不管医术,就这个心态,我就跪。

当代中医基本上就是建立在张仲景系统之上的,没有张仲景可以说就没有中医。

但是张仲景也够狠的,这一下子,之后的医生怎么弄?

只有瞻仰和照办的份了。

也许我这半个月看到的只是中医的皮毛,是孤陋寡闻,但愿如此。

中医给我最大的启发不是他治病的这些技巧和具体方式,不是任何一个方子,是他看待生命的方式。

中医的整套理论在告诉我们一件事,我们自己的心中有一个比张仲景还厉害的神医,我们的身体可以自己产出比当年秦始皇打发徐福寻找的“神仙妙药”还厉害的神药。

不需外求,静心自观才是正途。

经历十多年的焦虑症和亚健康,终于结束在张仲景这里了。

上天的折磨还是恩赐?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不过如此。

我通过疾病,通过羊肉汤,四逆汤,饺子,穿越回了一趟三国。

有机会感受了中国古人的风貌,他们的情感,他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他们的心。

忽然有点找到根的感觉。

“原来老祖都不是盖的!比我们当代人厉害不是一个层级!该跪就跪。”

这个就是我的最大体会,也是心里话。

现在很多人以喷中国文化和中医为骄傲为自己学识深厚的证明,我也跪。

健康就说到这,不小心扯的远了,不过因为穿越了一下,也请原谅。

健康说到这里,其实幸福也就说完了。

内核完全是一个东西。

然而我还是写一写试试,因为当代人张口要幸福闭口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