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什么

幸福这个东西,很难界定。

她非常个人。

有的人饭后一只烟就是幸福。

一杯清茶,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就是幸福。

有的人拥有了金山银山却焦虑不堪,

痛苦难忍。

貌似幸福这个事不能说。

所谓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但是在我这儿,既然那么不好说,一定就有他“好说”的一面。

那我就来说一说,仔细看看幸福的样子。

好像现代社会给我们人生最大的一个意义就是追求个人的幸福。
我们所做的一切好似都是为了这个目标。

那我们来看看什么是幸福,这个东西能不能追求到,以及假设追求到了,之后呢?

什么是幸福?

很不幸,答案是,幸福是在你不满以及虚空之间的一秒钟的幻觉。

曾经一个做游戏的朋友给我他关于幸福的定义:我每天都在为明天的更好而努力,每天都会更好,这就是我的幸福,我现在就很幸福。

我听后对着他说:那么你就一定要承认,今天是你此生至今之后最悲惨最不幸的一天。

他呆呆的看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

我跟他说:唉,你别当真,我就是开个玩笑。
他继续说道:这个逻辑没错,如果我如此向未来想,确实每个今天都是最悲剧的一天。可是如果,我想过去想,也许每个今天都是最好的一天。

我问道:但问题是,你觉得你每天都比之前的每一天要好吗?
他摇摇头,说:并不是,反而回忆中的很多日子很让我向往,可是又达不到了。

幸福好像在过去找没有,在未来找也没有,而当下,又不被人重视,人们似乎不是寄托在明天所谓的“希望”上就是掉入历史的回忆中唉叹。

上面我只是和朋友开玩笑在诡辩。

事实上,幸福就是痛苦的反面而已。人的生命中就是幸福与痛苦相交织,仍然是那个恒古不变的震动曲线。

幸福就是这曲线上的某一个片段。

好了,既然幸福是生命中时起时伏的一个片段,那么我们具体来看看这个片段的细节,比如他的发生条件,他的消失条件,他的时间段是如何的。

本作者之前是写电影剧本为生的,也曾经去好莱坞学习过所谓美国的商业电影编剧法,正好放在这里可以比较好的解释所谓幸福,以及所谓幸福时刻。

上图就是一个大概的商业电影剧本观众情绪曲线图。
先大概介绍一下为什么要拿好莱坞商业剧本来说事,很多业内的人可能压根瞧不起好莱坞的电影,认为那些都是垃圾,并不值一提。

我在年轻的时候也这么认为,后来为了好好喷好莱坞首先要细细的了解他,当我真正了解他后就老实了,他也许并不是垃圾,反倒是大有学问。

犹太人建立了世界上最强大最赚钱的电影行业,他的成功之道是什么呢?为什么世界上唯独好莱坞的电影集群可以世界通吃,而且就算他再烂,也仍旧有不少世界上的观众呢?难道只是因为美国强大国立影响吗?

犹太人做生意的技术确实是世界最顶尖的,他发现,电影这个行业要在世界范围内成功,那么必须要研究全世界人类的普遍潜意识,当认清了人类喜欢的某种固定模式后,就可以在此模式之上加工为具体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因为有世界人们潜意识的支撑,就会被所有人接受和喜爱。

那么这个潜意识是什么呢?

大约讲起来,就是这个图。编剧和导演一定要抓住这个图,也就是抓住每一个电影观众的情绪线,抓住了这个,就可以在他想要的时候给他所想要。

简单来讲,电影要营造一个非常强的高潮(一个电影的关键),必须要想尽办法营造很多个低潮和次高潮,就是让观众总在一个上升期,然后通过努力上升后立刻又将其带入低谷,这样来回的反覆,在电影总高潮之前必须要让电影主角之前的努力全部前功尽弃到底电影中的最谷底,然后一个瞬间,在最绝望中奇迹发生,一个几乎180度大转折,一股大力将绝望的主人公直接带入高潮。而终于到了整个电影最期待的高潮时却又要非常节制,高潮必须非常短,几乎时点到为止,随后成功的主人公必须恢复平静,从高潮落下。

我们可以看到,所谓的幸福时刻全部是从前一个低谷向上爬升的时候,到了幸福最顶点,幸福也立刻随之消失,迎来下一个痛苦。而要达到那个最高潮,必须营造出一个匪夷所思的超级低谷,观众的情绪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只有如此,人们才觉得舒服,过瘾,好看。

而幸福时刻呢?大家其实可以自己看几个电影,手里那一个手机做计时器,看看电影中的所谓幸福时刻到底占整个电影的多少。

我可以告诉大家,幸福时刻少的可怜。而越是巨大的幸福时刻,可以说更是瞬时的,越大的幸福,所存在的时间就越短暂。

影片的大部分都是大量的准备期,低落期,不幸期。我们所追求的幸福不仅少的可怜,而且短瞬即逝。

正是应了中国一句话: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也就是人生里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都是悲剧,我们为了那少的可怜的幸福,追逐了一辈子,到头来什么也抓不到。

我们先来看看一句我们日常的祝福语:

祝你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如果这一句真的实现了,是一个什么状态啊?

如果我们想的全部成真了,所有的事全部如意,没有任何东西是没有达成的。

那我们就来仔细看看。

万事如意就是着一条平直的线,因为一切都实现了,没有坏的时候,没有悲剧,只有好。

那就是这个图了,永恒的“好”。

可是这就是幸福了吗?

这貌似不是幸福,是无聊至极的空虚。

幸福恰恰在此时不存在了。没有了苦,也就消失了幸福。

况且,这是不可能达到的。世界不可能发生让你全面满意的结果,一定让你有所得,有所失。

所以下次再祝福人的时候,这句话可要小心了。

读者们可以对照自己的生命看一看,无论你是什么人,做什么,这和贫富,职业,性别等等没有任何关系。

而一个印度人则声称,我们不是百分之八九十是悲剧,而是百分之百是悲剧。他称之为:人生即是苦。

他有说谎吗?我们来看看。

首先,我们来看看我们在爬坡中的幸福感。
幸福是因为我们正在离开刚刚经历的不幸,我们正通过努力一点一点变的更好,这貌似是幸福,可是,这时也有一个巨大的推动力,就是:“不满”,或者是“要更多”,是的,那时那个电影主人公一定是要更多,对现状绝对不满。这种在欲望的煎熬中的不满足感也能称之为是幸福吗?

再看,当我们通过努力达到了我们想要的那个“东西”,那个“计划”,我们幸福了吗?是的,我们幸福了,我们往往会在那个时刻非常闪光,主人公露出笑容,甚至会因为开心而疯狂的大笑,可是,请读者看一下,这个时刻有多久?

答案是:几秒钟。

这个我们都不难理解,做爱的最高潮时,只有几秒钟,当费尽千辛万苦达到了那所要之物之时,随着几秒钟的快乐,立刻不由自主的跌入下一个谷底,随后是漫长的空虚感。

所以,我们常说的幸福不过是:不满足感+忽略不计的狂喜+漫长的空虚。

难道不是吗?如果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幸福,这就是我们费尽一生所追求的东西,这个印度人也许是对的,人生根本没有幸福,那是一个幻影,只有不可得以及虚空,所以,如他所说:人生百分之百是苦。

这个印度人是一个老师,他的名字是释迦摩尼,我们习惯叫他:佛陀。

一个好的电影剧本,就是掌握了曲线与震动的艺术,掌握了人类思维模式的艺术。

美国有一个研究宗教的博士,写了一本书,叫做《千面英雄》。他研究了世界上大部分宗教,包括一些没听说过的原始宗教,他从里面发现一个共性,就是所有宗教主人公经历的故事几乎都大同小异。如果画出一个图谱来,基本上和好莱坞的观众情绪曲线吻合。

这就是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图谱,当我认识到这里时,我对好莱坞编剧肃然起敬,那群犹太人赢了。可是真的有人赢了吗?那些商人难道可以逃离这个人类的集体魔咒吗?

现在中国大量的游戏基本上也是抓住了这一点,给你创造无数个小高潮,每个小高潮都给你一点点“奖励”,然后一直重复这个动作。哇,你看,几乎无人能够幸免。那些免费游戏的吸金能力简直就像黑洞,因为人类一直不满,一直要更多更好,所以就花钱,花钱了之后爽了一秒钟,下一个更好立刻出现,同时还给你点所谓奖励,让你不由自主的继续下去。并不是商人有能力创造出一个黑洞,而是人类自身有一个永远填不满的黑洞。关于商业的话题,我们放在后面再说。

不仅一个剧本,几乎和人类相关的一切,只要掌握了这个震动的技术都是一样的。一首音乐,你会在五分钟的音乐里弄出4分钟的高潮吗?不知有多少低沉旋律的铺垫就是为了那个让人过目不忘的高潮。

为什么会这样?

不为什么,这就是整个人类的思维模式,实际上,我们被自己的思维模式给固定住,去追求那传说中的幸福,耗费了不知多少泪水血水,最后终是不可得,最后终是梦一场。

此时,你再抱着《红楼梦》看一看,就完全理解曹雪芹在说什么了。

我给大家展现了我们所追求的幸福的样子,也许有人并不同意,就像有人就不看好莱坞电影,有的人觉得自己一直很幸福。那太好了,我们应该恭喜这个人,地球上能多一个幸福的人是大好事一件。

就我个人来讲,当我诚实审查我的一生,审查我的一天,甚至一小时内的感觉和念头时,我完全同意佛陀的说法。

有人会说,之所以佛陀说人生百分百悲剧,是因为佛陀定义的这个幸福太苛刻了。佛陀的幸福不可能达到,人类基本与幸福无缘了,世界上没有人能够达到幸福。

这简直是说到点上了!没错,甚至是千真万确,我们根本无法达到佛陀说的那种幸福。

但,除非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我们变成了佛陀,因为他就达到了“幸福”。

佛陀不仅达到了幸福,而且是,一天24小时,一周7天,一年365天全年无休的不间断的纯然的幸福。(我猜的,我又不是佛陀)

先不管这是不是天方夜谭。

先问一句,你我有戏吗?

佛陀说:有戏。

那再问一句,那么如何做到呢?

如何幸福?

答案简单到爆炸。

还是这个图。

请你把上面的“悲剧”和“幸福”几个字拿掉就好了。

曲线就是曲线,震动就是震动,仅此而已。

想灭掉痛苦?拿掉幸福就完了。

就这么简单,我没骗妳,我发誓。

如果佛陀老人家在世,也会点头。

试想,幸福既然是痛苦的反面,那么拿掉了对痛苦不就行了?

如何拿掉痛苦?

不再人为定义痛苦。

痛苦是什么,痛苦如幸福一样,是一个幻觉,是你这个人脑海中的“一句话”,一个潜台词,一个念头。

如果你压根不产生幸福和痛苦的念头,他们还在吗?

你不要以为这是狡辩,这是真理。你去问一个赤子。

“赤子赤子我问你,什么是痛苦,什么是幸福?”

他茫茫然看着你,他该拉屎拉屎,该哭哭,该笑笑。

赤子即是真正的幸福,佛陀的幸福。

当我们拿掉了生命中的这些自己给自己的苦恼,自己认为的定义,不幸如何产生呢?

当对“道”的这个观察者不采取任何主观视角时,道也沉默不语了,此时,一种超越幸福的幸福就会出现,我管这个幸福叫做“恬静”,或者“自足”。

当你拿掉了对生命起伏的评判和定义,执着和追求,你的心就越来越大。你的心就越来越下沉,那些平日看起来的大起大浮,那些烦恼的波纹,会变得越来越小。不是他们变小了,是你的心变大了。

这也是自性的方向,你从海浪中慢慢沉入了安静的海底。

当对“道”的观察者心中有“苦”时,道就给他苦,心中有福时,道就给他福,可是要记住,道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波纹,也许此刻给你的是福,转眼间就会变成苦。“道”是完全靠不住的,你不要想他是你的保母,他只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波纹,他可以给你幸福,但就如闪电一样,就如泡沫一样转瞬即逝。所以不要向道索取,要做的,其实很简单:什么都不做。只是安静的面对他,此时他反而拿你没办法了,不管他如何震动变换,你心如水,他的变换对你失去了效力,此时道的另一个本性就浮现出来,一个如你一样安静的,温暖的,无限满足的大能会将你包容,这就是佛陀的,永不会褪色的幸福。

所以此刻也许就理解了,佛陀为什么站在他的角度上说,人生是苦了。

如何幸福?

不再追求幸福,幸福就来到了。

如此简单和优雅。

也许你会说,我才不要所谓佛陀的幸福,那太夸张了,离我太远了。
可是我要告诉你,这才是我们本来的样子,不但不遥远,而且就在我们每人体内。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我写本书可不是想要求所有地球人都硬变成佛,我只是给你摆出一个可能性,选择还是每个人自己的事。

写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这个书写不下去,因为一切的本源是如此的简单,我们费的口舌越多可能离她反而越远。

小黄豆在此刻也许稍微明白了,但也可能更糊涂了,心中有一万个为什么,和怎么样。

比如说,小黄豆问:

身为人,怎么可能面对情境不发出想法和定义呢?
就算可以,怎么可能做到一生都如此呢?
那这和动物或者一块石头有什么区别吗?
石头也不痛苦,我不要做石头。
我宁愿看电影一样坐过山车。
我偏偏喜欢一会痛苦,一会幸福!
等等等等。

这些问题我之前都问过,其实这些不需要回答,需要做的很简单。

小黄豆,你在怀疑的时候,不如先体验一下佛陀的幸福,看看那个滋味如何,是不是像石头一样什么也感觉不到。(其实现在的你正在体验这,当你可以读到这本书时,恐怕想体验也体验不到了)

你体验一下之后这些问题都不用我回答。

这里我要自我表扬一下子,我在怀疑或者讨厌什么东西都时候往往先去尝试一下,这样我才有发言权吧。我称之为“科学家精神”。

我其实不喜欢所谓科学家,因为现在真的有“科学家精神”的科学家实在是少的可怜。

小黄豆也许觉得有理,想去体验一下,于是问题又来了,如何体验?

如何才能不做判断呢?

脑袋就长在我脖子上,他就是做这个事的。

所以这才是人类的可悲,人类的欢喜和悲哀完全不能自我掌控,外界发生了什么,我就会要么悲哀要么欢喜,别人对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就会立刻欢喜或悲哀,每个人的人生竟然掌握在别人手里,这不是最大的可悲吗?

单凭一个人的,不假外物的幸福,才是真幸福。

小黄豆:说吧,怎么弄吧!

说到具体怎么弄,爸爸在这里可不敢班门弄斧,那就要请天下最好的老师来给你讲了。

说到老师这件事,是很严重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