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游泳,找慧能

如果回归自性像游泳,那么这么多教学,这么多老师,哪个最棒,最厉害呢?

先说为什么回归自性像游泳。

因为不是通过学习得到一个法,而是恢复本有自性(在佛法体系里称为佛性,读者不必在乎具体名称)。

游泳,每个人在娘胎里就会,刚出娘胎也会,长大了反而忘了。不会了,竟然还要请师傅教。人先天的各种美好,各种珍宝都在后天一点一点给泯灭掉了。

所以,学习佛法就像学习游泳,不是学习,是恢复本性。

我们本性是一个干净自由的佛性,如今沾染了那么多习气,忘记了,所有就会出现各种老师来教导我们。

根据我们每个人的习性和烦恼程度不同,世间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老师。

哪个老师最好?

这个只有自己知道,没有最好的老师,只有合适的选择。

但是如果你问我谁最效率,谁最直接?

本作者的答案只有一个:惠能老师。

而惠能老师的教学方法很简单,先不管,直接把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到河里,然后对着你喊:

你看吧,你本来就会。

你大脑一片空白,以为自己死定了,产生了巨大的恐惧,但本能的生存反应,让你瞬间不知怎么就会了游泳。

这时再看岸上的老师,早已消失不见了。

这就是世界上最高效的老师。

而一般的老师,先岸上学三年“游泳注意事项”,再学三年游泳物理学,再学三年游泳姿势。

但未必保证你学会了,而且结果往往是几乎99%的人根本学不会。

更有那些看准了游泳市场的假老师,把游泳教学办成了终身学习班。这些老师自己压根就不会游泳,连水都没沾过,但是他们口才好,会编写教材,就忽悠一班收费的学生。最后这些班,都成了游泳具乐部和沙龙,那些学员都上了瘾,隔段时间不来就心里痒痒,因为那里有老师的关爱,同学的交流,他们在一起其乐融融,什么都做了,唯独一件事不做:

下水。

听起来荒唐,实际上正是如此。

反而像惠能这样的老师一点都不吃香,几乎没人选择。

因为这个老师说话太直接太刻薄,脾气也不好,没人受得了。

所以,惠能这种老师现在已经绝迹了,再也找不到了。

学游泳这个事很有趣,不是思辨可以解决的,是勇气和决心可以解决的。

那些参加了无数个学习班仍旧没有学会的人不是他们学不会,而是压根不想学,他们只是想借着参加学习班逃避自己而已。

法有两种。

一种是让你变舒服,变得更好,而结果是你总还是觉得不够舒服。

一种是让你摘掉VR眼镜,但这个过程恰恰一点也不舒服。

慧能属于后者。

你问一个学会了游泳的人,你是怎么学会的?

答案不可能是,你先抬这个胳膊,再抬那条腿。

而是,不知道怎么就会了,我也说不清楚。

慧能根本不想赚钱,而且他抓住了关键:你本来就会。

慧能已经不在了,他是唐朝人,当年武则天几次请他上长安讲法,他就是不去,武则天也拿他没有办法。

武则天晚年发大忏悔,给《金刚经》做序,死后留下无字碑,都是受了慧能的巨大影响。

慧能人不在了,却留下一本讲话录,就是《坛经》。

他这一个教学流派来自印度,第一个老师是达摩,慧能是最后一个,人们管这个流派叫做:禅宗。

这也是我个人最喜欢的老师和宗派,简单直接快。

《坛经》这个文本几乎把学习佛法的所有不正确姿势都骂了一遍,骂的犀利过瘾,看后让人出汗,而且非常准确,就是到了现在,满大街只剩下慧能抨击的那些错误的方法了。

而且慧能最直接的给出了清晰无比的直入本心的方法,可谓是人类文本里最清晰的描述。

如果读了《金刚经》还模拟两可的话,那么慧能是直接用中文,不用经过翻译最好的教导了。

我这里直接上干货,到底怎么游!

经曰:

若自悟者,不假外求,若一向执谓须他善知识望得解脱者,无有是处。何以故?自心内有知识自悟,若起邪迷,妄念颠倒,外善知识虽有教授,救不可得。若起正真般若观照,一刹那间,妄念具灭。若识自性,一悟即至佛地。

慧能犀利的指出,不要找老师!
因为你最后找半天,还是要过自己这一关,没有任何其他途径。这就是外求的最大错误,把一切寄托给别人。

当年佛陀的经历已经告诉我们了,他找了那么多老师,最后就是一无是处,还是要自我了断。

善知识,智慧观照,内外明彻,识自本心。

到底怎么叫智慧观照?下面给了。

若识本心,即本解脱,若得解脱,即是般若三昧,般若三昧,即是无念。

最后落到是无念。

何名无念?

何为无念?

就是什么都不想吗?

下面这段是全经最核心。

可以说也是本书法眼处。

知见一切法,心不染着,是为无念。用即遍一切处,亦不着一切处,但净本心,使六识出六门,于六尘中无染无杂,来去自由,通用无滞,即是般若三昧,自在解脱,名无念行。

若百物不思,当令念绝,即是法缚,即名边见。

上面这几句话就算是翻译过来,如果读者不当下立刻体验的话,没有任何意义。

邀请读者这样做。

让你的意识从本书中出来,你开始意识到本书以及本书之外的一切的一切。

这一切包括:

你的一切感觉

一切听

一切视

一切意

一切念

与这一切的觉知中,清晰明了每一处,然而,觉知并不落在任何一处觉知上。

这里面重要的是,你一定会因此产生各种念头。

念头出现非常自然,完全可以接受,重要的是,不要因为看到自己的一个念头,而在此念头上再跟一个念头。

只是看到这个念,然后随即离开。

于是这个念的下一个念断绝了,它本身也会立刻消失。

再出现任何念,依此办理。

你面对你能感受到,接受到的一切,升起的一切,全部平等对待:

观到,不取。

可以得,但立刻放。

整个状态就如《金刚经》呈现的文本一样,即立即破。

随后,你会逐渐进入一种状态。

在一切觉中,一切噪音中,一切念中,无比的宁静浮出。

你抓不到他,可是他却像一个巨大的海洋,包裹住一切。

情绪消失了,念头减少了,觉知清晰了。

你好像从游戏里的第一人称视角,变为第三人称视角。

再继续下去。

第三人称丢失。

还剩下什么呢?

别问我,自己去回答吧。

此过程非常自然,无需任何用力,那感觉是非常熟悉,并不是一个新境界。

在这其中,关于升起的念头是最重要的。

我在很久之前,曾经错误的追求完全的“无念”,曾经也很努力的做到一念不生。可是那完全错了。

慧能多次指出,那是“着”到了“空”中。

那还是活人吗?那是个石头。

所以,“无所住”绝对不是什么都不想,而是遇到“想”时而“不住”。

这才是真正的“万法”平等。

无念者,于念而无念

这里慧能说得非常清楚。

有念没问题,但不要念念相续。

于境上有念,念上便起邪见,一切尘劳妄想,从此而生。

这一句简单的话把世间所有人凡人的思维模式概括了出来。

一个人看到一个情景,不管这是什么情景,你因此便升起了一连串念头,而念上便会有各种判断定义取舍。

世间的一切烦恼,妄想,都是这样产生的。

这就是玩家永生被困VR游戏内不得出的最大原因和行为。

而“不住”就像是本来一个严丝合缝的齿轮,忽然所有的齿都消失了,于是那个一直旋转的机器就消失了效用。

监牢就是这么被打开。

有些朋友问我,发呆是不是就是你说的这种感觉?

答:不是。

发呆是着到了“呆”中。

慧能所说的这种感觉大概像极度清晰分明的流水。

一旦真的进入这个状态后,并不需要努力,他成为了你最自然的一种状态,而且很难再从这个状态中逃离出去。

好像有一个黑洞,把你在一切上的觉知全部拉回,落到了一个没有落脚点的地方,然后一直这样发生着。

此时,再回看以往的状态,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讲,就是“油腻”。

油腻就是非常容易沾染到什么东西上面,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慧能的法特别像血管里的超级清道夫,原先被淤堵的管道,一下子被彻底清理干净了,所以整个人觉得万分清爽。

我们本来,我们本质,就是这个。

智如日,慧如月,智慧常明,于外着境,被自念浮云盖覆自性,不得明朗,若遇善知识,闻真正法,自除迷妄,内外明彻,于自性中万法皆现,见性之人,亦复如是,此名清净法身佛。

“被自念浮云盖覆自性,不得明朗,若遇善知识,闻真正法,自除迷妄,内外明彻”,即是我在健康中说的“拨云见日”。

如果说张仲景是身体的旷世神医,那么慧能就是人心的绝世神医。

《坛经》就是人心的“四逆汤”。

我管《坛经》叫“去腻汤”。

都是“用料”简单到极致,然而直达本源,明心见性。

应无所住

小总结:

  • 不是聚焦唯一,而是散焦一切,于一切不住。
  • 任思维起落和他物平等对待,平等观。
  • 没有入禅与出禅。

我在这里说一下所谓禅坐。
我个人非常反对禅坐。
理由很简单。

禅坐,你需要进入禅坐,最后还要从禅坐中出来。

这不是荒唐吗?

你把禅宗当做按摩小姐了吗?

慧能给的法绝对不是让你寻舒服的。

当你意识到慧能的法,就应该此刻进入,但永无出期了。

一个是,并非只有“坐”的时候我才进入“无所住”,而是任何时候,哪怕拉屎的时候我都在“禅坐”。

二个是,根本没有所谓的出禅坐,直到狗带,一直在禅坐中。

这是真禅坐。

人们有模有样的在哪里声称是禅坐,简直是笑话。

禅坐成了一个借口了,就是我只有在禅坐中是ok的,出去了就无所谓了,就打回原形了。

作者你做到了吗?

我没有完全做到,但我至少不假模假式地禅坐。

无一法可得

假若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
没有任何老师,
没有任何工具,
只有你一个人孤零零的。

没有疗愈,
没有塔罗牌,易经,
没有风和水,
无论东与西,
没有催眠,
没有学习班,
没有瑜伽操,
没有一个老师坐在你对面,
没有中药,
没有张仲景,
没有巫术也没有法师,
没有菩萨和上帝,
没有爱人和救世主。

这就是临死前的你,
现在谁能救你?
谁的教法能救你?

不用内观,
是无内无外的合观。

不要什么心想事成,
心无可想,无事可成。

没有什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不取好也不取坏,
更没有谁给谁安排。

一切就是这样,
this is it。

不说活在当下,
并没有一个当下可活。

不诵经不念咒,
一切声响是经,
一切念头是咒。

没有阴,
没有阳,
草场里有几只羊,
只是没有了主人。

没有六道轮回,
如果有,
他就在我的呼吸之间。

不谈前世,
前世是佛,
今生是佛,
未来是佛。

没有慈悲,
因为世界已经圆满。

不论业力,
烦恼转化成了智慧,
悲剧转化成了大门。
我不种田,
所以,
也无果子吃。

不问你的名字,
但可以给你微笑。

问我何事那么高兴,
我问你忧愁从何而来。

不需要毒品,
非常high之后是非常low,
我已跳出了这个波纹。

无须任何让我可以更高兴,
没有恐惧让我保持警觉,
只剩下觉知,
但那里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些生生灭灭的星辰宇宙。

小猫在叫,
因为没有水了。

慧能不给甜品,不作蛋糕,
不在意你的喜好,
不讲究什么口味。

既然你已经找到他,
拜在他脚下,
你的灵魂的旅程已经尽了,
不需要任何花哨的东西了。

这很痛,
这很需要勇气,
但这很简单,
痛苦引领你到这里。

天在下雨,
落在地面上,
有雨声。

外面的大爷大妈,
院子里的狗,
身体上黏黏的。

你内脏的蠕动,
无间断的呼吸,
时闪时现的思维。

如果人生是个电影,
其中有这么一部,
没有烦人的旁白,
没有跌宕的故事情节,
没有预设的想法,
不需要偏见和传承,
没有什么东西非要表达,
没有主人公,
没有大反派,
没有编剧和导演。

你会说这是个无聊的电影,
我会说,
这是上帝的电影。

佛说,
无一法可得,
是得一切法。

实实在在的,
世间唯一一个法,
即是无法,
其余的,
都是新冰乐的泡沫。

Let it happen and let it go

有人会问各种问题,
比如在这中间发生了这个怎么办,
发生了那个怎么办,

就一个回答:
就这么办。

我记得曾在墨尔本留学的时候,
市区里最高的一个建筑好像是澳洲银行,
上面有一个巨大的slogen:
“Make it happen”。

如果那个最高建筑是慧能的禅寺,
那么上面的slogen会是什么呢?

估计是这个:
“Let it happen and let it go”。
让一切发生,让一切走(觉知落在一切处,而不取一切)

如果是中文的话就简单了,一个字:
“过”

不管发生什么,
尽情的让他发生,
没有任何评价,
就是这样。

说白一点,
如果自性是看不见的互联网,
那么人体包括脑,
就是一个wifi接收器,
要回归互联网的“母体”,
就要脱离Wi-Fi的限制,
脱离wifi很简单,并不需要自杀,
而是让意识不再跟随,
仅此而已。

“无”很有趣,
“无价”是0价呢,还是无限大价呢?
无其实不是很一个固定的无,它是无与无限之间的一个零阻力的虫洞。
所以慧能的无念,
绝不是没有念,
而是不住念,
当我们的心是零阻力时,
我们就处在“无住”。

慧能是我的老师,
对我,
他甚至大于佛陀,
不过佛陀也很低调,
不是说自己没有讲法,
就是让人崇拜其他的佛。

慧能传承的是达摩,
达摩传承的是佛,
佛的传承是每个人都有的自性。

慧能更是决绝,
顿悟法门到他这里结束了,
世间再没有老师了。

真正的佛法也眼看要灭绝了,
如今外道横行,
“技术派”广受欢迎,
老师们林林总总,
左手拿着“爱”,右手“拿着pos机”,
学员就是他们的“取款机”。

各种活佛与与尚,
只出现在豪门。

他们会告诉你,
你这个业力大,
需要老师帮你消,
他们告诉你,
你这样做有问题,
老师来帮你改。

慧能是我的老师,
他告诉我本性圆满,
我感谢女儿把我介绍给他。

但《坛经》也有一些陷阱,
经文一上来就是一段堪称好莱坞电影一般的“慧能传”,
让人眼花撩乱,
学生们很容易陷入到故事里不能自拔。

老师的样子不重要,
老师叫什么不重要,
老师的来历不重要,
老师的学历不重要,
你不是要和老师过一辈子,
你要的是老师的干货。
好在,慧能老师非常直接,除了头尾,都是干货。
上文中所取的,已经是干货中的干货。

我在网站里把《坛经》掐头去尾,只留下中间干货部分。

写到这里,忽然想到了《红楼梦》。

非线性写作

我从小就看红楼梦,放在床边,它是我的爱情启蒙。

所以从小就觉得要和很多很多女孩谈恋爱才是正确的。

于是遇到我老婆之后就和曹雪芹告别了。

为什么想到《红楼梦》

因为,《坛经》的文本,以及《道德经》《南华经》的文本让我直接想到了《红楼梦》。

就像我觉得,如果我编写《坛经》的话,我可能不会要开头和结尾。

当然,我知道,《坛经》的开头是要为慧能正名,毕竟慧能老师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而且是横空出世,你要让后世之人相信这本书,当然描写老师的身世很重要。

但其实也未必,比如老子写了《道德经》,在经文前面就没有一个老子成道传,可是《道德经》依旧传播到如今,传播到世界各地。

《道德经》就直接上干货,没有任何啰嗦。

而且你从那个部分开始读,用一个什么顺序读根本无所谓,全片有一种深刻的全息性。

现在一些人非较真,弄出一个《德道经》,认为这才是真实的原文,那真是大错了。

其实道德经是随机非线性写出的,类似微博,今天有感觉写了一点,后天有感觉写了一点。

最后由后人给拼接起来,实在无所谓先后顺序,如果读者较真到那个顺序里了,反而不是老子的本意了。《道德经》即是《德道经》,凡人想太多了。

这种文本我很喜欢。

读《红楼梦》的时候也有同感。

前几章一看就是最后才写上去的,而且真的剧透太严重,以至于我看了前几章就知道最后的结局,一点意思也没有。

连曹雪芹都没有hold住。

如果《红楼梦》的开篇就是贾雨村,那简直就是一个无敌神作了。

这就是开于无为有处,灭于无为有处。

《红楼梦》的一大特色和《道德经》是一样的,就是随便拿起一章来读,甚至随便拿其任何一句话来读都没有任何问题,不会感到断裂,非常顺滑。

这是《红楼梦》的伟大。

我相信曹老师在写作的时候完全不是按照顺序的,甚至我怀疑他开始都没想写这么一个鸿篇巨著,而只是自己的平时爱好,写了很多随笔和诗歌,最后是通过很多年给拼成的一个长小说。

而且写的时候只是写,没有预装他么多寓言性的东西,他只是喜欢那些女性,喜欢笔下的文字,于是就像泉水一样发出来了。

他没想表达什么,就是完全享受在“回照”的意淫中了。

在这个状态下,曹老师就是庄子笔下的“庖丁”,已经进入非人无我境地,所以笔下的文本如有神助,处处是黑洞,笔笔皆宇宙。

我认为好的文本就是不“预装系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要写,写就写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无住相布施”。

那《红楼梦》到底写了一个什么事呢?

这是一个《金刚经》的寓言。

我为啥老提《金刚经》?因为慧能唯一给人类只推荐了一本书,那就是《金刚经》,我后面也有专门说道她。

好,为什么《红楼梦》写了一个《金刚经》的寓言?

从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弱水三千,我取三千而不饮一瓢。

这是什么呢?
就是于“一切法处,不取不舍”。
心无所住而已。

你看贾宝玉好似谁都喜欢,
不管男的女的,
但没有一个他最爱的,
最后也是没有留住一个。

什么是宝玉?
赤子也,
自性也,
每个人生下来都自带一个宝玉,
绝非宝玉独有。

自性本空,
藏万法而不住也。

《红楼梦》说的就是这个,再明显不过了。

留下的大部分经文,都是这样得来的大菩萨的无相布施。

本作者是个技术控,介绍一个好的写作方式。

本书,就是你看到的本书,是作者第一次用“markdown”这种方式写的。

这次我彻底抛弃了word,来到了markdown。

这个软件非常神奇,简直是为这个书而生。

我用的这个markdown app很神奇,他没有“打开文件”这个功能,也没有“存储文件”这个功能。

你所有写的东西全部在这里,相当于是一口气打开了所有文件。

然后利用这些符号把文本分成一个一个看似独立的文章,而实际上他是连在一起的大文本。

我写的时候就临时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内容,没有顺序可言,是最后慢慢分出一个顺序来,最后试图串起来。

这个东西多么多么像自性啊!

自性就是这全部的文字,全部都在这里,不需要打开,也不需要存档,随时都在。

而一个个所谓文章只是用了一些特殊符号就看似分开了,实质上完全没有分开。

所以我管写文章叫“取文章”,从已经写好的自性里面拿。

我在写着写着的时候忽然发现这个写作方式本身都像本书要描绘的核心,这简直太有趣了。

于是我回想起我最喜欢的那些经典文本,发现,古人们也是按照这样的方式写的。

我推荐大家试试这种写作方式,也推荐大家颠倒了那些经典去品一品,会很有趣。

我写这个书的时候经常听一个乐队的音乐,里面有一首曲子特别好玩。

貌似是一个操着日本腔的人和另一个美国腔的人对话。

对话是说,那个美国人有爱因斯坦的大脑,那个日本人就一直“啊,这么厉害,哇,好厉害”,特别逗。

如果我们有慧能老师的大脑,我们会看到什么呢。

他脑子里的世界绝对不是一个“1,2,3,4,5”的世界,而是“5,3,2,1,4”的世界。

这个描述还不准确,应该是1,2,3,4,5所有组合都在的世界,但平时又不显示出这个组合,只有当有人问起的时候,根据那个人的问题,才出现了某一个组合。

这应该是慧能的大脑。

大家想一个有趣的事情。

比如,你在纸上写“1,2,3,4,5”。

你完成了这个动作。

其实在你没有完成的时候,这个已经完成结果已经在那里了,你明白了这里,就可以明白时间的虚幻的特性。

一切其实已经在那里了,无数个一切以及这无数个一切的一切的组合,已经在那里了。

其实并没有什么平行宇宙,不存在,只有一个一合宇宙。

整个宇宙的一切就像这个mark down app,已经一口气把一切都打开了,而且没有所谓再增加,再减少的东西。

我们之所以看到了一部分,有一个时间感,只是因为有哪些隐形的“符号”,这些符号就是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我们暂时被这些符号给局限住了,所以我们看不到总体。

这总体就是自性,就是佛说的“一合像”,就是“道之前”。

所以并没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过程,而且万物一直就在那里,是“我”用那些“符号”在时间的幻象下去“后天”划分的。

佛可以看到这个完整的宇宙,可是他却不在意,而恰恰他不在意了,这个宇宙出现了。

就是这么妙。

举世的科学家花了大价钱,
花了几辈人,
创造了无数高科技,
飞船,
望远镜,
理论,
试图看到宇宙的全貌,
他们这么做恰恰远离了宇宙的全貌,
他们越努力里真相越远,
因为方向压根错了,
好在世界是个圆,
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
恰恰可以穿越到真相。

当科学发现科学本身完全是不科学的时候,真的科学才会诞生。

还有一阵子呢,不着急,要不这些科学家也没事干了。

他们的大脑需要有个事儿,否则他们会不安。

所以他们冠冕堂皇说是探索宇宙,毋宁说是逃避可怕的无为。

他们永远也不会相信在那里藏着宇宙的所有秘密。

人们所谓的事业大都是在给自己停不下来的大脑做大保健而已,所谓事业都是借口。

人们宁愿花那么大代价去逃避自己,
也不敢哪怕静下来一秒,
认为那是耻辱,
认为我会落后,
那是一种深植人类DNA里的恐惧感。

无怪乎人类近代发展的那么快啊,
人类的恐惧感制造了多么大的繁荣啊。

我想跳舞,
跳完了。

早上停水,
大家就不能拉屎。

正好昨天我看了一个印度电影叫,
“厕所英雄”。

里面的女主很美,

着电影说的就是因为一个神奇的宗教信仰而不能在家拉屎的神奇故事。

他们的经文上说 ,
在家里设一个厕所就是亵渎神灵。

如果一个神灵可以被厕所亵渎,
那么,
这个神灵其实消灭人类的消化系统,
就永远不会被玷污了。

记得曾经去过一个小区,
里面没有4,13,14,24,34等等层。

人类爱8,逃避4。
伟大的人类,
伟大的人性,
伟大的人类文明。

等等,
但是,好像,
大家都弄反了。

应该接受4,而抛弃8

《心经》说的清楚,
“远离颠倒梦想”

人类真的弄颠倒了。

也许我们该看看,
什么是空无以及死亡。

空与有

说生死之前,先看看8和8的对面,空无吧。

8,也是一个方向
人们,或者说当今大部分人们
追求这个方向
这个方向是
更多钱,做更多,要更多

我有一个网名
叫做“徐空文”
几乎我的所有亲戚都劝我不要用这个名字
他们不喜欢“空”这个字

大家讨厌什么都没有
大家需要有更多
大家是如此的害怕这个字

人为什么会讨厌什么都没有呢?
这个好奇怪啊
有人思考过这个吗?

自然界里的生灵中
貌似只有人类是如此的热衷有
对有的迷恋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仔细的思维
大概是这些个原因

  • 空的深层链接着的就是死
  • 大脑的一个基本机制就是“抓取”,而非“放下”
  • 人们缺乏对“空无”的认知

先开个玩笑
大家那么喜欢的8,如果把它横过来,就是“无穷”

你看,“无”和“穷”,这两个不受待见的东西放在一起
竟然是无限大

也许,对于“空”,也是人们的视角问题

首先,真的有空吗?

你能给我指一个地方,说:
嘿,这就是空!

然而,世界上并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空的

你会说“一个空的杯子就是空的”
不,那只是一个“空的杯子”
那并不是空

你放眼四目
会看到空间和空间是连续的
宇宙中最空无的地方
也链接这宇宙最繁华的所在

所以,整个宇宙里完全不存在一个“空”
纯粹的空并不存在

存在的是相对的空
那么相对的空是什么

宇宙学家告诉我们
偌大的一个宇宙
空的地方,未知的,不可解释的地方
占我们理解,我们能看到的
95%

至今
所谓看不到,侦测不到
但又必须存在的“暗物质”
仍然苦恼着最顶级的地球科学家

至少科学家告诉我们
所谓我们看不见的那个空
绝非真空

那这下好了
结果所谓的空根本不存在

既然存在都不存在
你讨厌一个空干什么呢

我知道
人们讨厌的不是宇宙里的真空
而只是相对的空

一个装满宝藏的箱子
一个空空如也的箱子

怎么选?

大部分人类会选择前者
人们讨厌那个空箱子
因为
那里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什么用都没有
人们会这样说

宝藏至少可以给我点什么
而什么都没有给不了我什么

没错
但什么都没有也到不是什么用都没有

空无,至少可以装下一箱子宝藏啊
如果没有空无
宝藏装在那里?

哇,如果没有空无
压根连宝藏都不会存在

不是吗?
宝藏的载体在那里呢?

空无
难道不是
拥有宝藏的最大可能性
以及
必须存在的载体吗?

一个填满的宝箱
一个空无的宝箱

哪个宝箱的“拥有宝藏”的几率最大?
并不是被填满的宝箱
反而是空无的宝箱

被填满的宝箱反而拥有
失去宝藏的
最大可能性
因为你有了宝藏之后
等待你的失去宝藏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

而空无
则拥有获得宝藏的
最大可能性

那么是
获得宝藏令人幸福
还是失去宝藏令人幸福?

我们为什么得道了一个和人类常识满宁的结论啊
空无不仅不存在
而却所谓的相对空无
竟是一切的载体
并且充满着幸福与生机

既然空无是这个样子
我们为什么要逃离她?

我们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呢?
是的吧。

我们的这个ego
这个看起来无比强大的大脑
实际上生活在一个颠倒的世界里

大脑有一个强大的属性
抓取

抓取
就是反对空无
一个是根本认不清空无
另一个
因为
恐惧

恐惧空无的最根本
就是恐惧死亡

生与死

孔子都不轻易说死亡这个事
没事,我来
一是我没脸皮
二是我觉得这事不可怕不神秘很平常,可以说

先打一个比方

好比有这么一个游戏

游戏的主角没有死亡
游戏没有game over
游戏的主角拥有最极致的好装备
对游戏里的怪一击必杀
有无数的钱

还有一个规定:
永远不能关机
要永远玩下去

有人会玩这个游戏吗?
有人敢玩这个游戏吗?

应该是没有人。

可是,几乎全人类都有这样的梦想:
长生不老
永远幸福

你真的敢吗?
你真的要吗?

也许你会说:我真的要。
那我也真的要祝你好运了。

真实的情况是,好,想死是吧,那你得有个“东西”死才行啊,那东西呢?

根本没有一个“我”可以提供去死。

死,是一个纯幻觉。

物理的死存在,而我们常人脑海中的那个“死亡”,并不存在。

当没有了我这个视角,从何而死?

好比这样。

游戏里,第一人称视角时候,可以死。
你死的时候大多数是玩家的镜头晃了一晃,然后倒在地上,死了。

那么,游戏里,第三人称视角,可以死。
这很斯通见惯,你控制的这个人物,扑街了。

好,视角再向外拉。

好比游戏里到了所谓的上帝视角。

你还能死么?

在上帝视角根本没有一个躯体,没有一个自我,那么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杀死这个“没有”。

所以上帝视角无法死,死在上帝视角只是看着别人去死,而上帝视角本身无法死。

所以,当你回归了上帝视角,你会看到自己的身体物理死亡,但是你的这个视角完全安全,还在在这里。

这个感觉像什么呢?我最近正好有一个特别好玩的体验。

我现在可以看着我自己入睡。

什么叫可以看着自己入睡?

一般人入睡不都是不知在什么时候“晕过去”了吗?打麻药也一样,忽然就晕了。

可是,我最近可以清晰的看着自己入睡。

死亡的话,其实每天,每一刻都在发生着啊。

你思维走神的时候,那就是一个死亡的过程,唯一的区别就是,你的身体还在。

真正的死亡,如果抛去所有的恐惧,你会发现生和死完全是连在一起的,人们是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死亡的。

或者,说的更极致一点。

我们常人说的死亡,其实恰恰是活。

但这样说容易引起误解,人们可能会说,哎呀,那既然这样,我就自杀去好了。

没用。

自杀一百遍也没用。

你的心智模式没改变,你的死亡还是带有恐惧的“晕过去”。

所以自杀不会解决任何问题,人们必须在活着的时候,用极度清明的心去观照死亡,这时才能超越死亡,而绝不是自杀可以办到。

如果人们可以接近死亡,可以理解死亡,可以直面死亡,那么,生命的恐惧就减少了,恐惧减少了,生命反而更加绽放。

人们的大部分悲剧,全部来自对“我会死,会消失”的恐惧。

恐惧大部分又是不理解。

至于什么灵魂的轮回,我不愿意讨论这个事。

这个事经常变成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聊了,什么你前世是什么,什么你来世会成为什么。

一点都不重要,一点帮助也没有。

读者只知道一点就行了,你前世是佛,现世是佛,来世是佛。

其他的不要在意。